2010年5月29日星期六

中國精神病患者過億重症者逾千萬

中國精神病患者過億重症者逾千萬
更新時間 2010年 5月 29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04:36
中國各類精神疾病患者人數超過一億。

根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2009年公布的數據顯示,中國各類精神疾病患者人數在一億以上,其中重症者人數超過1600萬。

中國《瞭望》新聞周刊周六(5月29日)報道說,依照國際有關健康狀況以及各類疾病的衡量標準,精神疾患在中國疾病中排名首位,已超過心腦血管、呼吸系統和惡性腫瘤等疾患。

報道說,中國精神疾病數量約佔全部疾病數量的五分之一,而且預計這一比率到2020年將升至四分之一。

《瞭望》周刊指出,面對如此龐大的精神疾患數量,中國社會在救助、監管方面普遍不利,不但使精神疾病患者深受其苦,也導致精神疾患頻繁出現發病肇事、危害社會的行為。

缺乏重視

據《瞭望》介紹,在上周三(5月19日)至本周三(26日)短短一周內,中國就連續發生多起精神病患者行兇殺人事件,其中包括殺死自己的親人。

另據北京安定醫院精神疾病司法鑒定科對1984年至1996年共13年間1515例精神病刑事鑒定案分析所得的結論,患有精神疾病者1248例,約佔82%。

據有關專家分析,中國精神疾患狀況達到如此嚴重程度的主要原因是中國精神衛生法規不健全,使精神疾患人員合法權益的保護受到嚴重影響,精神疾患人員在治療、求醫、就業、救濟等方面遭受歧視。

其次是防治體系薄弱,專業機構及人員嚴重匱乏。

據統計,截至到2005年底,中國全國精神疾病醫療機構僅有572家,床位13萬張,註冊精神科醫師16000多人。平均床位密度為每萬名患者1.04張;平均每十萬名患者才有一位精神科醫師。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china/2010/05/100529_china_mental.shtml

內地精神病患超過1億
(明報)2010年5月29日 星期六 11:10
內地連串校園血案及工人自殺,令人關注民眾心理健康。官媒坦承,內地精神病患超過1億,重症者達1600萬。

最新一期《瞭望》周刊報道,精神疾病已成為中國嚴重的公共衛生和社會問題。

報道引用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精神衛生中心2009年初公布的數據指出,中國各類精神疾病患者人數超過1億人,但民眾對精神疾病的認知率不足5成,就診率更低。另有研究數據顯示,中國的重症精神病患早已超過1600萬人。

中國官方統計也顯示,精神疾病在中國疾病總負擔的排名高居首位,已超過心腦血管、呼吸系統及惡性腫瘤等疾病。

各類精神問題約佔疾病總負擔的1/5,即佔全部疾病和外傷所致殘疾及勞動力喪失的1/5。預計到2020年,這一比率將升至1/4。

專家指出,從一般心理障礙到嚴重精神疾患之間,還有一段距離。他們中的許多人,平常看起來和常人毫無二致,但這並不意味著完全健康。

當其中一些人面臨就業、婚姻、子女、養老等生存壓力時,其無助和挫折都可能成為一觸即發的「引信」,瞬間點燃「炸藥包」。

報道舉例說,5月雲南省沾益縣、廣西柳江縣及黑龍江大慶市發生3宗精神病患殺人案,共造成5死5重傷的慘劇,其中柳州一案的精神病兇手張某,更早在2006年8月就活活打死自己的母親,卻因未得到妥善醫治,日前又動刀砍死妻子。

報道指出,在數日內發生的多起精神病患行兇殺人案背後,隱藏的是一個亟待重視的社會問題。

根據專家分析,中國社會的急遽轉型是誘發精神病患增多的主因,例如生活節奏的加快,導致社會普遍的心理緊張。價值觀念混亂、甚至解體,造成普遍的無所適從感。社會嚴重分化造成的心理失衡,以及人的期望與實際的落差增加等,種種因素都造成當前中國精神病患人數的不斷攀升。

報又指,中國現有的防治體系薄弱,專業機構及人員嚴重匱乏。根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

中心統計,截至2005年底,全中國精神疾病醫療機構僅572家,共有精神科床位13萬2881張,註冊精神科醫師1萬6383人。

照此計算,全中國平均精神科床位密度為每萬人1.04張;平均每10萬人中,才有1位精神科醫師。

當前重症精神病患如果住院治療,每年至少需要數萬元人民幣;即使採取「家庭病床」治療,每年最少也需1萬元。由於治療費用高昂,加之被病人幾年、甚至十幾年和幾十年的消耗,大多數家庭已一貧如洗,就連享受醫保(醫療保險)的病患家庭也無力承擔入院門檻費和門診自付部分,更別說大部分病人根本沒有醫保。(中央社)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529/4/iagz.html

研究顯示我國精神病患超1億 重症人數逾1600萬
陳澤偉
2010年05月29日09:17
來源:《瞭望新聞周刊》

精神疾病已成為我國嚴重的公共衛生和社會問題,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救治和監管僅靠親屬遠遠不夠,需要政府將這一群體的救治納入國家公共衛生投資的視野

  文/《瞭望》新聞周刊記者 陳澤偉

  5月19日,雲南省沾益縣盤江鎮龍鳳村精神病患者茹某用自制梭鏢殺死本村村民一人,砍傷兩人。

  5月23日,廣西柳州市柳江縣裡雍鎮紅花村精神病患者張某打人,致一死二傷。而這已是張某四年內第二次行凶。2006年8月,張某打死自己的母親,其妻因勸阻被他用刀砍成重傷,送醫院搶救無效身亡,14歲的女兒也被他砍中,還有一村民也挨了他一刀。

  5月26日,黑龍江省大慶市龍鳳區一男子用剪刀殺死12歲女兒的同學丁某,又殺死自己13歲的女兒,然后從自家五樓陽台上跳下身亡。據警方透露,該男子生前患有精神病。

  在數日內發生的多起精神疾病患者行凶殺人背后,隱藏的是一個亟待引起重視的社會問題。種種事實表明,精神疾病已成為我國嚴重的公共衛生和社會問題,一旦救治不及時和看管不嚴,很可能給其家庭和社會帶來不可預知的危險。

  有關專家指出,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的救治和監管僅靠親屬遠遠不夠,需要政府將這一群體的救治納入國家公共衛生投資的視野,真正幫助精神疾病患者,特別是重性精神病人實現“病能有醫,瘋能有控”。

  精神衛生現狀不容樂觀

  當前,我國精神疾病患者基數龐大,在救助、監管普遍不力的現狀下,精神疾病患者失於監護,導致發病肇事、危害社會的事件時有發生。

  受訪專家分析,在社會轉型期,誘發精神疾病的因素增多,例如生活節奏的加快導致社會普遍的心理緊張,價值觀念混亂甚至解體造成普遍的無所適從感,社會嚴重分化造成的心理失衡,以及人的期望與實際的落差增加等,種種因素造成當前我國精神疾病患者人數不斷攀升。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精神衛生中心2009年初公布的數據顯示,我國各類精神疾病患者人數在1億人以上,但公眾對精神疾病的知曉率不足5成,就診率更低。另有研究數據顯示,我國重性精神病患人數已超過1600萬。

  按照國際上衡量健康狀況的傷殘調整生命指標評價各類疾病的總負擔,精神疾患在我國疾病總負擔的排名中居首位,已超過了心腦血管、呼吸系統及惡性腫瘤等疾患。各類精神問題約佔疾病總負擔的1/5,即佔全部疾病和外傷所致殘疾及勞動力喪失的1/5,預計到2020年,這一比率將升至1/4。

  專家指出,從一般心理障礙到嚴重精神疾患之間,還有一段距離。他們中的許多人,平常看起來和常人毫無二致,但這並不意味著完全健康。當其中一些人面臨就業、婚姻、子女、養老等生存壓力時,其無助和挫折都可能成為一觸即發的“引信”,瞬間點燃“炸藥包”。

  令人擔憂的是,北京安定醫院精神疾病司法鑒定科通過對1984年至1996年共13年間的1515例精神病刑事鑒定案分析得出結論:在接受刑事被告精神鑒定案的1515例中,患有精神疾病者1248例,約佔82%。而這些精神病人所實施的社會危害行為,以侵犯人身、侵犯財產和妨害社會管理秩序三者為主,共佔94.1%。而如果精神分裂症實施社會危害行為,發生人身傷害事件的可能性將會在50%以上。

  陝西省西安市一位基層民警說:“根據多年案例分析,造成惡性事件的精神病患者主要是具有暴力傾向的青壯年,具有較強的暴力性和攻擊性,作案手段殘忍。同時,侵害對象具有不確定性,但多是與精神病人經常接觸的家人或周圍鄰居或同鄉﹔犯罪行為具有突發性和無目的性,防不勝防。多數案例后果嚴重,社會危害大,給被害人親屬及周圍群眾造成極大的心理傷害。”

  多塊短板亟待彌補

  頻頻發生的精神疾患惡性肇事背后,是當前我國精神衛生領域存在的諸多問題。

  受訪專家分析,首先,防治體系薄弱,專業機構及人員嚴重匱乏。據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統計,截至2005年底,全國精神疾病醫療機構僅572家,共有精神科床位132881張,注冊精神科醫師16383人。照此計算,全國平均精神科床位密度為每萬人1.04張﹔平均每10萬人中才有一位精神科醫師。

  其次,我國精神衛生法規不健全。這影響了對精神疾患人員合法權益的保護,包括治療、求醫、就業、救濟以及不受歧視等。精神疾病有不同於一般殘疾的特殊性,若沒有明確的立法規定,涉及精神病人救助的各部門隻能按一般殘疾人的規定來對待和處理,這種情況下精神病人的具體問題很難解決,因此迫切需要立法。

  早在1985年,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精神病學教授劉協和就主持起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精神衛生法》,並先后修改了十余稿。但歷時20多年,至今仍未出台。相關法律的缺失,形成了大多數精神障礙患者仍處於“放任自流”的狀態,個別患者自傷、自殺、殺人、傷人等意外情況難以防范。

  更為關鍵的一點是,當前對於精神病患的救助、管理機制嚴重缺失。

  解決部分重性精神疾病患者肇事肇禍問題,首先要通過系統和規范的治療緩解和控制其病情。但由於精神病人中80%需終身康復治療,這使許多患者家庭難以承受長期的規范化治療。

  《瞭望》新聞周刊從一些病人家屬處了解到,當前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如果住院治療,每年至少需要數萬元﹔即使採取“家庭病床”治療,每年最少也需1萬元。由於治療費用高昂,加之被病人幾年甚至十幾年和幾十年的消耗,大多數家庭已一貧如洗,就連享受醫保的病人家庭也無力承擔入院門檻費和門診自付部分,更別說大部分病人沒有醫保。

  目前的現實是,在大多數情況下,重性精神病人肇事惹禍之前,沒有專門機構對其行為進行監管,也沒有相關救治經費。一旦肇事惹禍,公安部門會將其送往醫療機構進行精神鑒定。如果確定當事人在肇事惹禍期間不能辨認或控制自己的行為,將不負刑事責任並被遣送回家,形成精神病人肇事“事前沒人管,事后也沒人管”的局面。

  各地探索解決實際問題

  針對種種短板和漏洞,近些年來,一些地方已進行了不少探索和嘗試。

  例如,針對僅2006年一年全省就發生肇事肇禍精神病人殺人、傷害案件百余起的現實情況,江西省認識到,收治管控肇事肇禍精神病人這件事政府必須管,所需經費應由財政出。

  江西省明確了收治管控精神病人各相關部門的職責:各級綜治辦牽頭組織,加強協調指導和督促。公安機關將肇事肇禍精神病人列為重點進行管控,並負責強制收治﹔衛生部門負責肇事肇禍精神病人的監測,督促精神病醫院做好鑒定、收治和管控工作﹔民政部門負責流落社會的精神病人的救助及送返原籍,對無勞動能力、無生活來源,以及無法查清原籍和監護人的肇事肇禍精神病患者,由所屬精神衛生機構接收治療﹔殘聯對治療出院后生活貧困的肇事肇禍精神病人,免費發放維持治療的基本治療藥品﹔勞動社會保障部門按政策落實精神病人的醫療費用在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中報銷﹔財政部門負責核撥收治管控經費,加強資金監管﹔社區居(村)委會負責協助開展精神病患者的肇事肇禍危險性評估、隨訪管理、應急處置。

  具體措施包括,一是摸排鑒定,按照“街不漏巷、鄉不漏村、村不漏戶”的要求,在全省范圍內對肇事肇禍精神病人開展全面排查摸底,做到情況明、底數清﹔二是集中收治,對經鑒定確認發生過肇事肇禍行為或有肇事肇禍傾向的精神病人,特別是對有過打人毀物,可能危害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精神病人,由公安機關集中送往精神病醫院治療,精神病醫院要無條件地收治﹔三是分類管控,確保肇事肇禍病患不脫管、不失控。

  據統計,在相關措施出台之后,江西省2007年精神病人肇事肇禍引發的刑事、治安案件比上年分別下降76%和53%。

  在黑龍江,從今年3月起,黑龍江所有社區醫院和鄉鎮衛生院等城鄉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都將免費為全體居民提供重性精神疾病管理服務,包括定期隨訪、監督服藥等。

  黑龍江省將建立健全由各地市主管領導任組長,衛生、民政、公安、司法、教育、社保、財政以及殘聯等部門和團體組成的精神衛生工作領導小組,統籌安排精神疾病患者治療、康復、就業、收養和福利待遇等問題。

  在湖北,將很快開展對全省80萬重性精神病患者的調查評估,加強治療管理,對可能危害他人、社會的患者給予免費治療。

  吉林省長春市也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辦法。自2004年起,長春市政府就針對重症貧困精神病人實施了免費送藥、免費住院治療的專項救助,近兩年又針對精神病人治療、康復、托管方面加大了力度,僅去年就有855名重症患者得到免費住院治療。

  同時,作為對公共服務能力的補充,長春市調動社會力量興辦從事精神病人康復、托管服務的殘疾人社會福利機構,提高了貧困重症精神病患者托管能力。

  2009年,長春市通過市和縣(市)區政府安排專項資金、爭取上級補助資金、醫保和新農合支付醫療費等渠道,累計投入到貧困重症精神病人康復救助方面的資金達到1200多萬元。市政府還要求每個城區每年要有不少於20萬元的投入。

  通過加強康復托管救助、提高公立精神病醫院康復托管能力以及扶持殘疾人社會福利機構發展等舉措,為貧困精神病人及其家屬建立了保障體系。近幾年,長春市精神病人肇事惡性案件明顯下降,基本消除了這類殘疾人居家關鎖、流落街頭的現象。

  一些已經出台精神衛生條例的城市,也從各個方面對精神疾病患者予以幫助和保護。

  例如,《杭州市精神衛生條例》規定,精神疾病患者在發病期間給他人造成人身傷害和財產損失其本人及監護人均無力承擔賠償責任的,受害人可以向市、區縣人民政府申請適當補助。

  《上海市精神衛生條例》對精神疾病患者權益的保護作出了規定,禁止歧視、侮辱、虐待、遺棄精神病患者﹔禁止非法限制精神疾病患者的人身自由﹔未經本人或其監護人同意,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公開精神疾病患者及其家屬的姓名、住址、工作單位、肖像、病史資料以及其他可推斷出其具體身份的信息等。
http://npc.people.com.cn/BIG5/11728397.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