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7日星期日

吉爾吉斯斯坦憲法公投 動蕩幕后的“四大角力”

吉爾吉斯斯坦憲法公投 動蕩幕后的“四大角力”
2010年06月27日14:51
來源:《廣州日報》
美國一直把吉國看做自己在中亞的一個重要的戰略棋子。
臨時政府總統奧通巴耶娃

  6月27日是吉爾吉斯斯坦新憲法公投的日子,這距吉國南部騷亂已過半月。沖突的導火索,是本月10日深夜在吉南部奧什一家賭場,一群吉爾吉斯族青年與烏茲別克族青年的群毆,隨后事態演變成大規模騷亂。

  許多人認為,新沖突在一定程度上是兩個多月前全國騷亂的延續。其實,自2005年3月那場所謂“郁金香革命”以來,該國政局就一直處在動蕩飄搖之中,充斥著各種力量與利益的較量。最近發生的騷亂表明,新上台的臨時政府對政局還缺乏有效控制力。盡管臨時政府亟須通過憲法公投為自己“正名”,但如何在真正意義上帶給民眾希望、恢復民眾生計仍是很大難題。

  俄總統梅德韋杰夫警告說,宗教極端分子可能利用吉南部局勢伺機奪權。屆時,吉國可能會出現塔利班統治阿富汗那樣的景象。

  專題文字:趙海建

  角力一

  民族怨恨

  “麥子”暗語一直延續

  本報訊 據聯合國公布的數據,騷亂導致約40萬人離開家園。有報道稱,騷亂甚至導致了2000多人死亡。這場騷亂幕后,顯然有烏茲別克族與吉爾吉斯族對立的身影。

  矛盾根源是資源爭奪

  這次騷亂使許多人都想起上世紀90年代的奧什事件。1990年6月6日,在奧什州的烏茲別克族人與吉爾吉斯族人就因爭奪耕地和水資源發生械斗,造成300多人傷亡和嚴重財產損失。當時蘇聯政府和烏吉兩國政府共同採取措施才制止住這場民族騷亂。

  吉爾吉斯斯坦的吉爾吉斯族佔總人口的三分之二左右,烏茲別克族佔總人口的大約14%。兩個民族的矛盾由來已久。著名的“麥子”故事,真實反映了兩族間不可思議的敵對狀態。吉烏兩族雖同講突厥語,但發音卻有區別。傳說幾百年前在這個地區,兩個人陌路相逢要說一句“麥子”,如果發音不同就立刻拔刀相見。

  吉烏兩族的矛盾,歸根到底是對資源的爭奪。吉南部的費爾干納盆地,是中亞地理條件最好的地方。那裡土壤肥沃,水草豐美,瓜果遍地。20世紀20~30年代,蘇聯政府通過行政命令方式在中亞劃分了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烏茲別克和土庫曼5個主體民族的聚居邊界和行政區域,鼓勵各民族自由遷移,從而形成更加復雜的跨境民族問題。因聚居地的歷史歸屬問題復雜,供居民生存的自然資源有限,各民族圍繞領地和資源的爭奪也從未中斷過。近年來費爾干納谷地人口增長迅速,已接近1500萬,人口密度達每平方公裡700人,水和土地在當地格外珍貴。

  貧富分化加劇對立

  烏茲別克族是吉國的第二大民族,主要居住在南部奧什、賈拉拉巴德和巴特肯州,在這一地區的烏茲別克族人約佔當地居民人數的27%。但烏族聚居區與吉族居住區之間有清晰的界線,涇渭分明。雙方有時隻隔一條小街,但很少來往。長期以來的情緒對立加深了兩族間的不信任,民族沖突經常會因一個火花而引爆。4月7日,吉國發生政權更迭之后,前總統巴基耶夫位於賈拉拉巴德市近郊杰伊特村的祖宅被一伙不明身份者燒毀。當地吉爾吉斯族居民認為,這是烏茲別克族所為,雙方隨即發生激烈沖突。

  在哥倫比亞大學的亞歷山大·庫勒教授看來,這次騷亂的主要根源是兩個民族經濟模式不同:吉爾吉斯族是傳統的游牧民族,而烏茲別克族是農耕民族,鴻溝便導致了今天在經濟上的差距。享有“中亞猶太人”之稱的烏茲別克族人善於做生意,在吉國獨立后的近20年間逐漸掌控了當地貿易和服務業,並擁有3家電視台、多家電台和報紙。相比之下,當地吉爾吉斯族居民隻能收看唯一的國家電視台和播出時段有限的幾家州立電視台的節目。

  作為主體民族的吉爾吉斯族生活貧困,主要靠出國打工掙錢,對當地烏茲別克族的相對富裕頗有不滿。在吉族人眼裡,烏族人狡猾、奸詐,唯利是圖﹔而在烏族人眼裡,吉族人懶惰、好斗,總想不勞而獲。

  角力二

  大國博弈

  俄美暗中尋“代言人”

  本報訊 吉爾吉斯斯坦每次的政局動蕩,似乎都離不開俄美兩個大國的影子。

  自1991年獨立后,吉國一直是俄美在中亞博弈的要地之一。“9·11”后,美國在比什凱克的馬納斯國際機場建起一處空軍基地,兩年后,俄吉達成協議,俄方重新啟用位於比什凱克以東20公裡的坎特空軍基地。俄美在吉國的爭奪於2005年吉爆發“郁金香革命”時達到高潮。外界普遍認為,由2005年吉國“郁金香革命”所引發的騷亂,背后有美國人的身影。隨后,馬納斯基地存續問題成為俄美角力焦點。

  2009年2月,吉議會拒絕美軍繼續租用馬納斯基地。《紐約時報》曾報道稱,俄向時任吉總統巴基耶夫承諾,一旦后者宣布關閉馬納斯基地,俄將提供21.5億美元援助。然而,2009年6月,吉美宣布達成租借馬納斯軍事基地的新協議。

  據媒體報道,俄方對巴基耶夫的出爾反爾感到惱火。吉反對派組建臨時政府后,其第一副總理阿坦巴耶夫立即飛往莫斯科,尋求俄羅斯支援﹔美方則長時間“失語”,美駐吉大使甚至回國。但一些專家擔心,坐視局勢惡化恐怕也將損害俄美利益,更不利於吉爾吉斯斯坦和中亞地區穩定。

  因此,吉美關系將是吉任何政權必須慎重對待的關鍵問題,臨時政府仍需在俄美之間尋找平衡。

  角力三

  極端組織

  極端勢力“乘虛而入”

  本報訊 據烏茲別克斯坦媒體19日稱,烏總統卡裡莫夫說,外部勢力組織和操縱了吉南部地區的騷亂。卡裡莫夫稱,他不認為是烏茲別克族和吉爾吉斯族沖突導致了吉國南部的騷亂。

  發生騷亂的奧什和賈拉拉巴德地區位於素有“中亞火藥桶”之稱的費爾干納盆地。那裡民族眾多,長久以來沉積了恐怖主義、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三股勢力”,還有大量毒品走私分子以及有組織犯罪分子。

  據吉安全部門以及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初步調查結果,6月10日和11日,有人頭戴面罩、手持武器在奧什市內同時發動5起針對烏茲別克族人的攻擊事件,由此引發吉烏兩族大規模的流血沖突。此后,吉軍方在南部逮捕了很多外來的訓練有素的狙擊手,這些人承認受人雇佣進入吉南部進行破壞活動。吉國家安全局負責人杜伊舍巴耶夫24日說,現已查明,“烏茲別克斯坦伊斯蘭運動”和“伊斯蘭聖戰聯盟”國際恐怖組織直接參與策劃了騷亂事件。

  一些專家指出,在中亞的“三股勢力”既有“基地”組織力量,也有支持塔利班的好戰分子,還有車臣反政府武裝和“東突”分子。在上合組織日益加強合作打擊“三股勢力”的背景之下,這些勢力生存的空間變得越來越狹窄。

  吉國發生動亂或者政局持續不穩,給他們帶來喘息和滋生的機會。因此,“三股勢力”是吉南部騷亂中無可爭議的“受益者”。

  俄總統梅德韋杰夫18日警告說,宗教極端分子可能利用吉南部局勢,伺機奪權,“最危險的情況是極端分子上台,如果他們以合法手段實現這一點”。他說,“當人們不再相信民選權力機關有能力恢復法律和秩序時”,吉爾吉斯斯坦可能會出現塔利班統治阿富汗那樣的景象。

  角力四

  政治派別

  各種力量“渾水摸魚”

  本報訊 6月16日,《紐約時報》的一篇題為《吉國軍隊的雙手遭懷疑》的文章曾這樣描述:運兵車碾過街道時,烏茲別克族人聚居區的居民感到鬆了一口氣,看來維和部隊終於來了。但隨后身著軍裝的人跳下來,開始用自動武器瞄准居民開火,嘴裡還發出反烏茲別克族的叫囂。盡管這些軍人的真實面目還不清楚,但許多人認為,一些政治勢力正在乘機渾水摸魚,千方百計挑起民族爭端和沖突,借此達到自己的目的。

  騷亂折射政治博弈

  《華盛頓郵報》16日評論稱,如果把吉南部發生的暴力稱為“民族沖突”,這正中某些力量的下懷,他們正努力向世界推銷該觀念。該報將矛頭直指吉前總統巴基耶夫的同伙,認為逃離吉國的巴基耶夫一直沒機會重新掌握政權,但是他的同伙熱衷於搞破壞性活動。該報的觀點與吉臨時政府不謀而合。

  前總統巴基耶夫出生於吉南部賈拉拉巴德州,在當地根基深厚。吉首都比什凱克4月7日發生騷亂,反對派隨后成立臨時政府,巴基耶夫離開后宣布辭職。6月10日嚴重騷亂之前,巴基耶夫在吉南部的支持者曾零星發動過數起騷亂,但均被很快平息。吉臨時政府執法部門負責人、副總理別克納扎羅夫18日把矛頭指向巴基耶夫之子、33歲的馬克西姆·巴基耶夫。

  英國《每日電訊》20日稱,吉當局掌握一段電話錄音,通話時間是今年5月,通話人之一據稱是馬克西姆。報道說,這段長達40分鐘的通話充斥臟話,其中一段,疑似馬克西姆的聲音說,“我們需要招募500個惡棍”。

  多派博弈憲法公投

  對此,馬克西姆則在倫敦通過律師發表聲明,否認與騷亂有關。他說:“臨時政府未經調查就指控我,顯然他們試圖把我當作騷亂的替罪羊。”吉內政部25日宣布,他們已經抓捕了巴基耶夫的侄子桑佳·巴基耶夫,他被懷疑參與組織了騷亂事件。

  國際輿論注意到,吉南部近日發生的大規模沖突,是在吉政府准備於27日就新憲法草案全民公決的背景下發生的,折射出吉政壇當前的復雜形勢。一方面,巴基耶夫政權被推翻后,吉合法政權體系出現真空。吉政論家梅利科夫認為,全民公決是臨時政府實現政權合法化的重要步驟之一,但未能在現政權裡“分一杯羹”的政治勢力希望借民族矛盾制造亂象,進而“攪黃”全民公決,對利益分割“重新洗牌”。

  俄政治研究中心副主任馬卡爾金也認為,近日的暴力沖突是未加入臨時政府的吉南部各派力量發出的強烈信號,意在警示臨時政府必須將“權力和利益”共享。

  國際觀察

  吉國政局仍不明朗

  吉國穩定對中國很重要

  所謂“城門失火,殃及池魚”。作為與中國接壤的鄰國,吉國局勢對中國自然產生不可避免的影響。

  吉國處於中亞地區反恐中心的位置,對全球反恐斗爭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這是一個恐怖主義活動的三角地帶——西北部有俄北高加索地區的恐怖勢力,西南部有阿富汗的恐怖勢力和基地,東南部則有“東突”活動。而幾乎所有恐怖主義勢力又常在遭打擊之下,匯集、隱蔽於吉爾吉斯斯坦的土地上。所有大國都在呼吁聯合力量,聯手打擊恐怖主義的活動,而吉爾吉斯斯坦在此中就顯示出其特殊的地位與作用。

  就經濟合作而言,吉爾吉斯斯坦和中亞的廣闊市場是中國所需要的。此外,中國實施的是多元化能源戰略,中亞地區的豐富石油資源是實現該戰略的重要保障之一。而吉爾吉斯斯坦是中國在中亞地區能源運輸的第一站。一旦該國局勢不穩,將直接影響中國與中亞之間的能源往來。

  在吉國騷亂發生后,就有人叫嚷中國應該“發揮積極作用”。事實上,中國若介入吉國此次內亂,不僅不符合不干涉別國內政的原則,而且在騷亂原因尚未明確、政治前景又不甚明朗的前提下,貿然介入沖突也是相當不理智的。中亞地區傳統上一直被認為是俄羅斯的“后院”,而如果中國在中亞地區的影響日漸加大,顯然會被莫斯科視為新挑戰。同樣感到不安的還有美國。眾所周知,吉爾吉斯斯坦已成為美國在阿富汗反恐的橋頭堡,美國自然不希望在該國看到中國強大的身影。此外,中國介入吉國亂局也會引起其他中亞國家的警覺,影響中國與這些國家的關系。

  當然,吉國騷亂的“渾水”蹚不得,並不意味中國就應一味超然事外。例如,中國可在適當時機加強上合組織的干預能力。總之,吉國局勢還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其政治和經濟形勢將如何演變尚需觀察。無論如何,為自身利益及國際關系的長遠考慮計,中國更應深思熟慮,不必貿然出手。 (趙海建)

(責任編輯:李葉)
http://world.people.com.cn/BIG5/1029/42354/11982065.html

吉爾吉斯斯坦就新憲法草案進行全民公決投票
2010年06月27日14:33

 吉爾吉斯斯坦當地時間27日上午8時就新憲法草案開始進行全民公決投票。

  吉中央選舉委員會說,來自30多個國家和17個國際組織的189名國際觀察員監督此次投票過程。本次全民公決注冊選民約為240萬人,他們將在全國約2300個投票站進行投票。按有關規定,不論有多少選民參加投票,公決均視為有效。

  吉過渡時期總統、臨時政府總理奧通巴耶娃當天在吉南部城市奧什參加投票,而臨時政府副總理別克納扎羅夫和國防部長伊薩科夫則將分別在賈拉拉巴德和奧什兩市參加投票,以示對吉南部地區恢復和平與穩定的支持。

  為保証安全,吉警方動用了8000多名警員和7500名志願者負責維持投票站正常秩序。此外,吉武裝部隊也派出大量兵力,在全國各州市負責維持社會治安。僅首都比什凱克市及其所在的楚河州就部署有兩萬多名全副武裝的士兵。

  新華社記者在比什凱克楚河大街附近的1341號投票站現場看到,13名工作人員已於早晨7時就位,投票站大廳中央擺放著一隻透明的投票箱,投票站外有兩塊紅色大型標牌,分別用俄語和吉語標明了“2010年6月27日全民公決”的字樣。喇叭裡不斷播放著愛國歌曲。不到8時,已有近30名群眾在投票站外等候投票。

  投票站門口,3名警察和2名志願者正負責維持秩序。當地時間8時整,投票站奏起國歌,全體在場人員靜默佇立,神情嚴肅。國歌奏完之后,人們陸續走進投票廳開始投票。

  退休教師斯韋塔投票后告訴新華社記者,她毫不猶豫地投了贊成票,因為她和家人已經厭倦了動蕩不安的生活。她希望以奧通巴耶娃為首的臨時政府能推進民主改革,讓國家擺脫困境,讓人民安居樂業。(記者高帆 張代蕾)

(責任編輯:李葉)
http://world.people.com.cn/BIG5/1029/42354/11981937.html

背景資料:今年以來吉爾吉斯斯坦政局大事記
2010年06月27日14:28
來源:新華網

4月

  7日,吉爾吉斯斯坦多個州市發生大規模騷亂,反對派及其支持者與警方發生暴力沖突,最終佔領了總統府等重要機構。沖突造成近90人死亡、上千人受傷。吉總統巴基耶夫在騷亂發生后離開首都比什凱克,飛抵該國南部的賈拉拉巴德州。次日反對派稱巴基耶夫政府已被解散,以前外長、社會民主黨議會黨團領袖奧通巴耶娃為首的“臨時政府”宣告成立。

  15日,吉總統巴基耶夫搭乘哈薩克斯坦空軍飛機離境前往哈南部城市塔拉茲,並於次日簽署了辭職聲明。

  22日,吉臨時政府宣布將於6月27日就新憲法草案舉行全民公決,於10月10日舉行議會和總統選舉。

  26日,吉臨時政府公布了新憲法草案,其中最重要的內容是削減了總統的職權。根據新憲法草案,總統隻履行仲裁的職責,任期5年,不能連任。

  5月

  11日,吉臨時政府通過一項法令,將憲法草案全民公決選民參選率的下限從50%降低到30%。

  13日,反對臨時政府的民眾佔領了南部奧什州、賈拉拉巴德州和巴特肯州的政府大樓。次日臨時政府宣布已經重新控制了這3個州的政府大樓。沖突導致至少2人死亡,63人受傷。

  19日,吉臨時政府通過了關於委任臨時政府總理奧通巴耶娃為吉過渡時期總統的法令,但其臨時政府總理一職不變。過渡時期總統無權參加吉爾吉斯斯坦新一屆總統選舉。次日吉臨時政府副總理捷克巴耶夫說,吉總統選舉將於2011年10月下旬舉行。

  21日,吉臨時政府正式公布新憲法草案,這一草案將於6月27日接受全民公決。

  6月

  10日,吉南部城市奧什發生吉爾吉斯族與烏茲別克族民眾之間的暴力沖突。事態迅速擴散至周邊地區,演變成大規模騷亂。騷亂造成至少261人死亡,2000多人受傷。世界衛生組織說沖突可能波及上百萬人,其中30萬人可能淪為難民。次日吉臨時政府宣布從即日起到20日,在奧什市及周邊3個地區實行緊急狀態。

  17日,吉臨時政府表示,如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將取消新憲法全民公決。

  21日,吉過渡時期總統奧通巴耶娃說臨時政府將如期在27日就新憲法草案舉行全民公決。同日吉臨時政府宣布將奧什市及周邊3個地區緊急狀態的期限延長至6月25日。

  26日,吉代理內務部長阿倫別科夫宣布,奧什市即日起取消宵禁,以確保新憲法草案全民公決如期展開。(記者顧德偉)

http://world.people.com.cn/BIG5/1029/42354/11981846.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