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9日星期四

神秘文字比甲骨文早800年 怪字符無人能辨

神秘文字比甲骨文早800年 怪字符無人能辨
王歧豐
2010年07月29日09:55
來源:《北京晨報》
28日,400多件價值連城的珍貴文物將在首博集中露面。其中將近七成文物,都是首次與公眾見面。27日,首博展廳已經布展完畢。記者在現場看到,一件扁壺殘片靜靜地躺在玻璃櫃中。專家介紹說,扁壺上的毛筆朱書,將是此次展出的焦點。據當年毛筆朱書的發掘見証人、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高煒介紹,這件文物是中國文字發展史上的重要標本,它的發現將中國文字史向前推進了將近800年。

  憶發掘

  神秘文字從灰坑中出土

  1984年,一種類似甲骨文的神秘文字——扁壺毛筆朱書,在山西襄汾陶寺遺址被發現。經專家認定,這是早於甲骨文的成熟文字系統,距今4000年左右。昨天,年逾古稀的高煒先生,談起當年的發掘過程,仍掩飾不住興奮。

  高老回憶說,他當時在原中科院考古所山西工作隊任職,主持襄汾陶寺遺址第一期發掘工作。一天中午,他的兩位同事高天麟、李健民先生,在編號H3403的灰坑中發現一個殘破的陶制扁壺。扁壺一面鼓起,一面平直。在鼓起的一面,高天麟發現了紅色的印跡。刷去表面浮土,赫然現出一個類似甲骨文中“文”字的符號。隨后,二人又在扁壺平直的一面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符號。高天麟立即叫來高煒作為見証,幾位專家現場確認,這是一種早期文字。

  發現這麼重要的文物,幾個人都非常興奮。中午飯也沒吃好,又跑回灰坑繼續尋找。然而幾人把灰坑裡的土過了一遍篩子,也沒有再發現新的字跡。

  但是,這幾個字符,已足以對古文字研究產生巨大的震動。

  嘆奇跡

  甲骨文前已有較成熟文字

  高煒先生告訴記者,上世紀50年代,山西一位考古工作者便提出,襄汾陶寺地區可能埋藏有夏朝時期的文化遺址。

  1978年至1985年,原中科院考古所對陶寺遺址進行第一期發掘。最初發掘陶寺遺址是為了研究夏朝文化。但隨著發掘的推進,考古工作者發現,陶寺早中期的文化特征與夏文化明顯不同,晚期才與夏文化相近。陶寺扁壺毛筆朱書,正是屬於陶寺晚期物品。因此可以推斷,毛筆朱書比商代的甲骨文早至少七八百年。

  高煒表示,雖然隻有幾個字符,但它與甲骨文已經非常接近,說明當時已有了比較成熟的文字系統。“陶寺毛筆朱書是文字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標本。”高煒說,在發現毛筆朱書文字之前,人們隻知道早於甲骨文的文字雛形,是那些象形符號。陶寺毛筆朱書文字的出現,填補了兩者之間的一段空白。

  后來,考古工作者在不同的遺址,分別發現與毛筆朱書同一時期的文字,這也証明,早在甲骨文之前,中國已經有了比較成熟的文字。

  曝爭議

  一字之謎至今未解

  據高老介紹,對於陶寺扁壺上的文字,鼓起一面的字符已經確認是“文”字。而另一面的奇怪字符至今仍爭論不休,甚至究竟是一個字還是兩個字,都沒法確認。

  記者在高老提供的復制圖上看到,這個奇怪的字符上面是一個不圓不方的符號,下面一橫底下仿佛一個中斷的問號。這個字符,確實給考古界留下了一個難解的問號。

  高老介紹說,對這個文字有三種推測。一是認為這個字讀 ,同“陽”。二是認為這個字就是“堯”。一些人曾推測陶寺地區為堯的都城。三是認為這個字為“邑”。扁壺前后“文”“邑”兩字,正好組成一個古代地名。

  對這三種推測質疑的也不少。高老表示,關於陶寺毛筆朱書,可能會一直爭論下去,也許根本就不會有結果。但毛筆朱書本身的價值不會磨滅。

  中國社科院考古所信息中心主任朱乃誠則表示,把這個在學界爭論已久的字符向公眾展示,就是希望引起更大范圍的討論,讓更多對古文字感興趣的人一起來破解這個謎團。晨報記者 王歧豐/文 李木易/攝
http://scitech.people.com.cn/BIG5/12285609.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