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7日星期二

澳大利亞網絡審查下重手 堅決屏蔽違規網站

澳大利亞網絡審查下重手 堅決屏蔽違規網站
2010年07月27日17:33
來源:人民網-《環球時報》

限制日益泛濫的網絡不良信息,是澳大利亞政府今年屢次提及的話題。從年初澳國防部專門成立“網絡安全運行中心”,到6月份聯邦警察局介入調查“谷歌街景”非法獲取居民個人隱私,再到7月初新政府表示將推出互聯網強制過濾器,看似對“網絡自由”不加干涉的澳大利亞,成了對網絡危害防范最嚴格的西方國家之一。在澳大利亞,不僅有93%的家長支持通過過濾手段屏蔽極端、暴力和色情內容,就連新上任的總理也說,“審查網絡應該像審查電影一樣”。澳大利亞通信部長康羅伊還明確表示,對網絡的審查在世界各國都普遍存在,如果人們支持文明社會,而不是原始社會,就會支持對網絡內容的審查。

  網絡審查,一招比一招狠

  澳通信部長康羅伊7月初宣布,澳三大電信運營商都同意將主動屏蔽帶有兒童色情內容的網頁。他表示,此舉是國際上目前通行的做法,而在澳現行法律規定下,被列為“拒絕級”的內容是不允許出現在電視節目、電影院或圖書館書架上的。澳本土網站也不允許刊登這些內容,只是很多內容來自國外網站,無法刪除,隻能過濾。康羅伊表示,政府在對網絡進行強制過濾的問題上態度堅決,但需要時間來調查這些存在色情、性暴力及恐怖主義內容的“拒絕級”網頁。

  盡管通過網絡運營商主導的強制性網絡審查機制尚在規劃中,但事實上,澳政府從未放鬆過對網絡的審查。根據澳目前的法律規定,澳傳播與媒體管理局對服務器位於澳大利亞的網站內容擁有審查控制權。當收到公眾對某些網絡內容的投訴后,該機構就會對這些網絡內容進行審查。一旦被認定是屬於“被禁止的內容”,網站就會收到要求刪除相關內容的通知。如果逾期未刪除,網站就會被處以每天1.1萬澳元(1澳元約合0.9美元)的罰款。而當違規內容來自國外服務器時,該網站就會被列入“黑名單”,並且告知澳國內的網絡運營商予以屏蔽。2006年,一位澳大利亞作家建了一個網站,因虛構時任總理霍華德的伊拉克戰爭言論而被政府勒令關閉,且沒有申訴權。

  不良網絡信息已經威脅到澳大利亞人的個人生活隱私、經濟利益甚至國家安全。因此,在很多領域都可以看到澳大利亞與不良網絡信息的較量。由於民眾抱怨“谷歌街景”車通過無線網絡非法獲取他人隱私信息,澳聯邦警察局今年還介入調查。澳通信部官員認為這是“澳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樁觸犯隱私權的行為”。由於網上銀行詐騙頻繁發生,澳大利亞各家銀行一面打出“受到網銀詐騙損失由銀行負責”的廣告拉住顧客,一面加強對網上銀行的監管。為應對越來越頻繁和猖狂的黑客攻擊,澳國防部今年年初還專門成立了“網絡安全運行中心”。在技術層面,為集中力量保証網絡安全,澳政府還減少了互聯網的網關。

  嚴防“拒絕級”內容流入網絡

  在澳大利亞,有人擔心過濾網絡內容會影響接入網絡的速度,還有人認為無法對海量的網絡信息一一分辨。但澳電子前沿基金會主席科林?雅各布強調,人們更擔心政府對網絡強制性審查的效率,擔心過濾措施不一定能完全消除網絡的不良信息。澳互聯網行業聯合會主席彼得?科羅內斯則認為,澳大利亞的互聯網行業需要自己制定一個不良內容過濾的行業准則,“與歐洲國家的最好做法相一致”。他認為,對於兒童色情等不良信息,網絡內容供應商也應該有所作為,而不是簡單的反對或支持政府的計劃。

  澳大利亞基督教團體主席吉姆?華萊士認為,對網絡審查的基本目標在於要讓社會形成一種准則,那就是網絡並不是一個完全自由的地帶。因此,相對於科技發展和社會期望值來說,政府提出對網絡進行審查過濾計劃是一件好事。在華萊士看來,那些對網絡審查持批評意見的人往往是“危言聳聽”,過於夸大了網絡審查的負面影響。他提出,澳大利亞社會其實對那些被列入“拒絕級”的內容都是持反對態度的,不管是書籍還是音像制品,“如果是拒絕級別的內容,在社會上是不可能傳播的,網絡審查只是把這樣的規定延伸到網絡內容上而已”。

  在今年初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一項民意調查中,62%的澳民眾支持政府規范互聯網內容,80%的民眾支持政府採用強制性的過濾措施來屏蔽境內外存在的各種兒童色情、性暴力、犯罪和恐怖主義內容的網站。這份民意調查証明澳大利亞人非常在意網絡內容的健康。澳查爾斯特大學教授克萊夫?漢密爾頓也在網絡審查問題上開展了民意調查,他發現,家長對於網絡上充斥的色情內容非常擔憂。為了讓未成年人免受極端、暴力和色情等不良信息影響,有93%的家長支持強制性的網絡過濾手段。

  近期出版的澳大利亞《讀者文摘》還在一篇文章中列舉了全球因網絡欺凌事件造成的一系列自殺案例。在澳大利亞,網絡欺凌現象也正日益嚴重。文章援引昆士蘭科技大學教授瑪麗蓮?坎貝爾的觀點說,“家長需要對網絡內容進行干預,以防止不健康的網絡內容”。在現實生活中,澳大利亞人對網絡暴力現象也不是放任不管。前不久,悉尼一所高級私立學校的幾名女生因為在網絡上惡意誹謗同班同學的性行為而被校方開除。今年5月中旬,悉尼一名18歲女生在社交網站上認識一名用虛假用戶名注冊、自稱是野生動物護理員的男子,兩人在網絡上成為好友。對方以幫助找工作為名,將其騙至郊外野營殺害。類似事件讓澳大利亞社會規范網絡的呼聲越來越高。

  澳媒為網絡實名制叫好

  其他國家的網絡監管制度同樣引起了澳大利亞媒體的關注。澳聯合新聞社在評論韓國“網絡實名制”時說,網絡暴力現象在韓國日益嚴重,不少人利用網絡的匿名制度,對他人在網上進行誹謗、辱罵和暴露隱私,不少明星都遭受過類似的網絡暴力行為,有些甚至導致自殺的后果,所以,“實名制能夠阻止人們利用虛假的名字來從事網絡暴力行為”。

  《悉尼先驅晨報》6月15日一篇題為“用真實信息登錄”的評論文章說,盡管網絡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人類的交流方式,並對現實社會的原有模式產生一定的“顛覆性”影響,但人們還是要求網絡按照人類社會的基本規則來行事,即使在“虛擬世界”這個全新的領域,最基本的人性道德也是不能被違背的。文章說,人們不能在網絡世界裡隨心所欲,正如他們在任何現實社會都不能胡作非為一樣,而在網絡上使用真實姓名,更能得到人們的尊重和信任。《環球時報》記者調查發現,最近澳一個很有名的網絡游戲網站開始要求網友實名登錄。有網友在該網站留言說,網絡實名的做法一點也不可怕,反而可以增加個人在使用網絡時的信用。(本報駐澳大利亞特約記者  陳小丫)

http://world.people.com.cn/BIG5/1031/12266157.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