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7日星期二

“學歷門”陰雲籠罩中關村 效仿跟風誰之過?

“學歷門”陰雲籠罩中關村 效仿跟風誰之過?
2010年07月26日08:19
來源:《科學時報》
職場中,有的人從應聘環節就開始說謊﹔入職之后,也以各種理由說謊,隻要能達到個人目的,就不得不冒著被人識破的危險,“順其自然”地說謊。然而,唐駿“學歷門”事件后,這一切迅速就變了樣——

  唐駿“學歷門”事件曝光后,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一部分人說,唐駿的學歷是有水分,但是他的能力卻沒摻假,20年前學歷摻假的做法有它存在的社會背景。“英雄不問出處”,至少在當今的社會,更像是那些缺乏背景的人用以自我慰藉的空話,“師出名門”似乎成了判斷一個人的必要指標。同時也有另一部分人認為,這是誠信問題,唐駿學歷的造假會引起很多人的效仿。

  唐駿“學歷門”事件出現之后,中關村企業隨之也對學歷、資質等變得敏感起來,甚至開始影響到了中關村企業的招聘習慣和求職者的心理。

  “中國式連坐”

  一位留學生來中關村企業求助,卻訴苦說自己“生不逢時”。他剛從美國獲碩士學位回國,沒想到卻在兩天之內連續被3家公司拒之門外。他說,這些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一看他是加州理工大學碩士畢業,二話沒說,頓時就變了臉,毫不夸張。如今,“加州理工大學”在中關村甚至已經成為假文憑的代名詞,甚至有些招聘網站已將這6個字設為敏感詞直接過濾掉了。

  清華科技園某石油化工企業的人力資源專員小雷介紹說:“現在,外來的和尚已經不再像前些年那麼吃香了,唐駿事件無疑又給這些學生們雪上加霜。不少企業原本雖然也會關注簡歷中的學歷和專業,但是大多數是走個形式。現在,我會主動地去教育部的網站核實學歷的真實性,對於一些不太熟悉的學校,我們也不會冒險地錄用這個人。”

  無獨有偶,位於北京大學附近的某家互聯網企業,該公司創始人遲先生最近開始徹查公司所有員工的簡歷,對其中的學歷部分更是一查到底。遲先生說:“我並不是一定要招聘高學歷,也不是唯學歷是瞻,但我不希望我的員工中存在誠信不良的現象。”而徹查的結果也讓他感慨良多,40多個員工中竟然就有兩個人的學歷是假的,還有四五個人和入職時的學歷填寫不一致,且新的學校要比入職時所填寫的學校差了很多。結果,填寫假學歷的兩個人被開除。

  面對新的招聘,遲先生說:“我心裡開始有點發怵,除了一定要核實好應聘者的學歷,對於簡歷中的其他信息也會更加小心,比如在上一個單位的職位、從事的工作以及薪金和離職原因等。”

  據了解,北京聯源智信咨詢服務有限公司雇前項目總監尹賓在日前主辦的一個主題為“英雄莫問出處真假——唐駿‘學歷門’事件引發的名人誠信危機”論壇上指出,每年大概有200萬的學歷造假。事實上,簡歷造假在職場中司空見慣。尹賓分析,從造假的內容來看,包括教育背景、職位、原雇主信息,甚至是個人的身份信息都開始出現造假﹔從人群來看,從白領階層,到公務員、教育系統、教師,甚至是工人都開始有這樣的情況出現。

  針對這種職場出現的誠信危機,北京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外企在招聘中層以上職位人員時要求對其進行雇前背景調查。但走訪中,中關村的廣大中小企業表示,目前他們還不會採用這種方式。但是,他們也認為,和獵頭合作通過背景調查招聘到合適的員工,對於提升他在這個崗位上的績效,意義重大。同時,他們也認為,對於來自一般招聘網站的信息會更加警惕。

  效仿跟風,誰之過?

  從某種角度來說,八面玲瓏的韋小寶就是職場說謊的成功案例。首席人才官雜志編輯劉小姐認為,職場信譽危機是普遍存在的,很多人都會在自己的簡歷中做些手腳,比如隱瞞掉一些不光彩或者自己認為無價值的經歷,這和造假基本沒有區別,但誰又能說這比“學歷門”事件的情節更輕呢?

  另外,軟件人才網的觀點認為,“如果單從務實的角度來說,作假並不代表人的能力有問題。但是,唐駿作為有影響力的人物,做出這樣的事情反應出誠信的現狀和給社會帶來的效仿效應則不得不叫人重視。連唐駿都可以這麼做,誰不可以呢?”

  究其本質,此次學歷事件中受影響最大的應該是那些正在認認真真讀書拿學位的學生。雇前背景調查的成本遠高於將錯就錯的成本,這是一個道德問題,隻有責任感強的社會和企業才會願意花費這樣的成本做這樣的事情。而隨著唐駿“學歷門”事件的降溫,企業也會逐漸淡忘掉簡歷中的不實現象,但誰也無法保証什麼時候還出現下一個“學歷門”。

  古人有雲,“毋以惡小而為之”。北京中關村國際孵化軟件協會會長、中關村軟件行業黨委書記於濱介紹,該協會關注人才信用問題由來已久,唐駿“學歷門”事件是信用問題,也是社會公共服務不到位的問題。“今年3月份,溫家寶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誠信是社會最缺的一項公共服務。這也是一種強烈的社會需要,我們希望生活在一個可信的產業環境。“學歷門”的惡劣影響就在於,在傷害誠信的前提下,唐駿以次學歷完成了能力可達到的工作,而跟風效仿者更多的則是以次學歷獲得優質的工作機會,並未能完成工作任務,給企業造成損失。”

  鑒於此,北京中關村國際孵化軟件協會從去年開始在中關村軟件行業中率先推出人才信用証書。據悉,截至目前,已有30多所高校、400多家中關村軟件企業和1300多名軟件人才加入了這個項目,經過信用培訓、宣誓,最終簽署了人才信用証書。北京通軟聯合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行政財務部經理周瑜認為,此計劃對企業幫助很大。單純依靠企業一己之力去查實很多信息難度很大,一般人員的招聘很少會去核實簡歷內容的真假,有了人才信用証之后,協會推薦的人員就免去了這方面的擔憂,同時穩定性也更高。

  誠通在線商業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楊慶星頗有感觸。曾經有這樣一位女生,來自某211院校的中文系,簡歷中稱自己翻譯過5本計算機方面的書籍,楊慶星說:“這一點讓我們覺得她非常了不起,但是也換來了更大的失望。在我們的一再追問下,該女生承認這些書是其男朋友翻譯,以她的名字發表的。我很生氣,以你的名字發表沒問題,別寫在簡歷中,浪費我們的時間,浪費別人的機會。”

  最新的媒體報道又爆出一起社會名人的學歷事件,網癮問題研究專家陶宏開被指其學位注水、教授資格有假,有自稱知情人士者對陶宏開在美國密西根大學計算機專業學士學位和國內特聘教授資格提出質疑。對此,有業界人士認為,學歷的真假,是客觀事實,任憑誰巧舌如簧,也不能掩蓋事實的真相。唐駿、陶宏開或是下一個事件的主角,他們的學歷若是沒造過假,真相自然會有大白之日。(觀洺)
http://scitech.people.com.cn/BIG5/12244399.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