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5日星期六

江曉美:亞當斯密接受共濟會僱用撰寫“國富論”

Adam Smith
江曉美:亞當斯密接受共濟會僱傭寫作“國富論”
作者:江曉美
文章發於:烏有之鄉
更新時間 :2010 - 9 - 25


亞當斯密接受共濟會羅氏僱傭為其寫作“國富論”

- 斯密臨終遺囑要求焚毀全部手稿


亞當斯密一向被尊為英國經濟學理論的泰斗和祖師。

亞當斯密的“國富論”被奉為“資本主義的經濟”聖經“”,“市場作為看不見的手”被解釋為“市場經濟的自我調節機制”,亞當斯密本人則被譽為一個堅定反對政府監管,強調一切由市場自行調節的“自由主義經濟學祖師”。

亞當斯密(1723年至1790年)出生在英國蘇格蘭法夫郡(約在今“法夫行政區”)。他的家庭是一個世代服務於蘇格蘭銀行家族的“銀行職員世家”,他父親是英國的一個基層稅務對賬員。

亞當斯密出生後不久他父親就去世了。亞當斯密的啟蒙老師法蘭西斯哈奇森(1694年至1746年),很有可能是一位英國共濟會成員,是蘇格蘭地區“啟蒙運動”的推動者。

這裡要說一個比較複雜的問題,歐洲古代的宗教蒙昧的確很嚴重,跨國壟斷銀行家族締造並推動的“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在初期起到了反對宗教蒙昧的積極作用。很多參與者通過這些科學知識,逐漸擺脫了宗教蒙昧,他們不一定都是現代共濟會成員。他們在歷史上常與共濟會成員交往密切,但這是“截然不同的兩群人。”

但是,歷史還有另一面的真相。至今國人很少知道,亞當斯密“國富論”的寫作,曾得到共濟會羅斯切爾德家族的授意和資助。而亞當斯密晚年恨悔此書毒害將來,臨終遺囑要家人焚毀此書之書稿。

共濟會是反對傳統基督教文明的跨國秘密宗教組織,信仰的是與基督教的“上帝”對立的“路西法”(也被基督教稱為“魔鬼撒旦”,而共濟會自稱為“光照者” )。

1740年斯密在牛津大學讀書,1746年畢業後,他好幾年連工作都找不到。1748年,他在享利霍姆卡姆斯(亨利主頁)幫助下,開始“遊學”,宣講“如何獲取財富”,這就類似於現代一些“投資公司”的“投資講師”,雇主給一個觀點和投資方向,他們就給“觀眾”講課,既沒有個人立場,也沒有固定觀點。

給金融集團當了幾年“投資講師”後,亞當斯密的社交圈逐漸拓展了,他的才華讓一些銀行家很感興趣,其中就包括羅思切爾德家族。1751年,他受聘進入格拉斯哥大學任邏輯學講師。

英國啟蒙運動中的蘇格蘭學者之一,英國共濟會成員大衛休謨(1711年至1776年)把亞當斯密他領入了歐洲政界 - 僱傭其為政治家查理湯孫德兒子的私人教師。1766年至1776年年,有人秘密資助亞當斯密從事寫作 - 羅思切爾德銀行家族。

這個秘密恩主資助亞當斯密寫一本書,鼓吹放棄政府監管,建立沒有任何政府管理的“自由經濟體系”。人類社會的任何一個小鎮都要設有紅綠燈和派出所,否則基本的生活秩序都無法保障。社會經濟錯綜複雜,規模宏大,涉及每一個人的生存,需要協調,監督,計劃,統計,指揮的關鍵點多如牛毛,怎麼可能連“政府”這個“紅綠燈”和“警察”都取消呢?這是一個經典的邏輯騙局,目的很簡單 - 排斥,弱化政府機構的市場監控,強化幕後的,世襲的,壟斷的,非法的,黑箱操縱的,沒有任何監督的金融僭主體制,簡而言之:

(1)讓跨國金權操縱英國政權。

(2)讓世襲金融銀行家族操縱英國議會選舉制度。

(3)讓世襲金融建立金融貴族和傳統貴族的聯盟。

(四)破壞英國市場經濟的理論,文化與遊戲規則,用一種“偽市場經濟”來操控跨國金融資本對英國各階層和實體經濟的財富轉移。

(五)宣揚一種“利已主義”,“唯利主義”,把道德等同於金錢,毒化英國道德體系,否定道德,守信,善良等人性的價值,凸顯金錢的價值。提高羅思切爾德家族跨國壟斷金融資本的價值與力量。

(六)鼓吹放棄國家貨幣發行權,向銀行家族借入分文不值的“信用數字”。宣揚金本位,貶斥政府信用對貨幣符號的基石作用,炒高金價(給英鎊施加貶值壓力和輿論壓力),以此控制蘇格蘭銀行家集團主導的英鎊體系。羅思切爾德家族控制下的“金本位債務貨幣”,完成了貨幣私有權從蘇格蘭銀行家集團向羅思切爾德銀行家族的“過渡“。

羅斯切爾德家族需要的經濟政策,被斯密包裝成普遍性的“經濟原理”都寫進了“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後來簡稱“國富論”)。這樣一本背景複雜,脫離實際,威脅英國主權的書籍,與其說是“理論”,不如說是“信仰和教條”,被跨國金融資本豢養的西方學術界吹捧了幾百年,成為“世界經濟學的聖經”。

該書於 1776年受資助出版。1778年,亞當斯密以此書一步登天,登上蘇格蘭關稅局長寶座。那時這個位置比英國財政大臣還有實權,把持了蘇格蘭銀行家集團的命脈,間接了解了英國東印度公司的事務。在這個“特殊領域”,亞當斯密比英國女王的消息還靈通,羅思切爾德家庭還會有什麼不知道的呢?

亞當斯密是一個共濟會成員,但他也是一個愛國者。作為金融僭主羅斯切爾德的代言人,使他良心不安。他感覺出如果否定政府管理,英國經濟會大亂。最終將使羅思切爾德家族一切說了算。

他提出有一隻“看不見的那隻手”在主導市場,還提出要防止“大資本的壟斷。”實際就是在影射羅思切爾德家族對英國經濟的幕後主導。

亞當斯密67歲突然暴斃,死因不明。1790年7月17日他去世後,銀行告訴亞當斯密的家人,他沒有留下財產 - “都秘密捐獻給一些慈善基金會了” !(英美這些所謂的“慈善基金會”都是壟斷金融資本建立的,擁有者大多是羅思切爾德家族。)

斯密死後,羅思切爾德家族把亞當斯密塑造成了“聖人”,“國富論”被奉為“西方經濟學的”聖經“”,“看不見的手”被解釋為“充滿了神秘主義色彩的市場經濟原則“。

但是,幾十年後,羅思切爾德家族的一個成員,英國劍橋大學歷史與經濟中心主任,艾瑪喬治娜羅思柴爾德(艾瑪喬治娜羅斯柴爾德,1948年5月16日-)曾經公開出面否定“看不見的手”。她說:“看'看不見的手'不是亞當斯密經濟思想的重要概念,所謂'看不見的手',其實只是斯密在開一個反諷的玩笑。”

那麼亞當斯密在諷刺誰?羅思切爾德家族為什麼要否定“市場經濟”的“那隻看不見的手”的作用和理論?這難道不奇怪嗎?其實,斯密用這只手暗諷的就是共濟會的主宰者羅斯切爾德家族。

亞當斯密死前留下了一個遺囑:燒毀所有手稿(包括出版和未出版的)。

他加入共濟會的時候,正是負債累累,吃了上頓沒下頓,四處搞“理財講座”詐騙錢財的狼狽時候。他放棄了“上帝”,去信仰“光照者路西法”。但他晚年思想成熟,經濟條件也允許他進行反思,他問自己 - “我寫的這些對嗎?”

亞當斯密晚年獨自到蘇格蘭長老會去做懺悔,重新皈依“上帝”,背叛了共濟會的神秘信仰。

在斯密臨終要求燒毀所有手稿的遺囑中,他把自己寫的書稿看作“必須焚毀的罪惡”。

亞當斯密否定了自己已經寫好的“國富論”和當時未出版的“亞當斯密哲學論文集”。從“學術”上來說,亞當斯密這樣做等於全盤否定了自己的學術觀點 - 而且是罕見的徹底否定。

文章千古事,誰都要死,但思想永存。臨死燒毀書稿,就是不想讓自己的書稿流傳。亞當斯密死前的痛苦和懊悔可見一斑。①



-------------------------------------------------- ------------------------------

①本文摘錄江曉美“貨幣長城英國金融戰役史”第七章,中國科技出版社,2009年11月出版。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7/201009/183692.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