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7日星期二

98印尼排華慘案的真相爲何十幾年難揭開 (照片會令人不安)

98印尼排華慘案的真相爲何十幾年難揭開
作者:蔡金安
文章發于:烏有之鄉
更新時間:2010-12-7

今天,查資料浏覽網頁時,不經意中又看到了曾引起我強烈震撼的98印尼排華慘案的内容,塵封的慘烈記憶又一次次撕扯着我的心,我再次爲華人在印尼的悲慘遭遇感到痛心疾首。舊中國,在中國的土地上,竟然有一塊恥辱的牌子“華人與狗不準入内”将華人同胞拒之門外;如今,在異國他鄉,流着華人血的外籍華人,竟被印尼軍人和其他暴徒肆意殘殺奸淫。  
華人啊,你的名字不是弱者,怎麽總讓外人欺淩呢?什麽時候你才能真正強硬起來?!

一、排華問題最爲嚴重的國度之一  
印尼是排華問題最爲嚴重的國度之一。  

從1740年荷蘭殖民當局制造的“紅溪慘案”開始,印尼曾發生過許多起大規模的排斥、屠殺、迫害華僑華人的慘劇。如1945年11月的泗水慘案、1946年3月的萬隆慘案、同年6月的文登慘案、8月山口洋慘案、9月的巴眼亞底慘案、1947年1月巨港慘案等。  

進入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後,印尼仍經常發生許多較大規模的反華、排華動亂,如1963年3月至5月從西爪哇蔓延到中、東爪哇的排華騷亂、1965年至1967年全印尼性的排華浪潮、1974年由反日運動引起的排華騷亂、1978年雅加達由學生示威引發的反華騷亂、1980年11月中爪哇的排華暴動等。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各種大小程度不同的反華、排華流血事件此起彼伏,幾乎每年都在印尼各地上演。  

1967年靠政變上台的印尼前總統蘇哈托,用軍事獨裁統治印尼32年,一直在利用華人的生命鞏固自己的政權,在所謂反共“清洗”浪潮中,就有50萬名“左翼分子”被殺,另有60萬名未經任何審判被關進牢裏。  

1965年,蘇哈托領導軍隊鎮壓了官方聲稱的“共産主義政變”,随後上台執政。擁有軍權的蘇哈托宣布印共爲非法組織,同時展開“清共運動”,從1966年開始,總共持續了三年之久。所謂“清共”,其實就是屠殺。美國中央情報局曾經把這段期間的印尼稱爲“二十世紀最慘的集體謀殺”,估計這一連串針對華人的行動,自1967年10月展開,印尼當局将西加裏曼丹與馬來西亞交界處一片廣邈的土地畫爲“紅線區”,強迫居住在該區域内的華人往山口洋、坤甸等都市遷移;印尼軍方還指稱有九名大雅族(印尼高山原住民)的長老被華人所殺。當時,報仇心切的大雅人在許多華人住所前面放置了盛有雞血或狗血的紅色土碗。這是大雅人複仇的記号,任何大雅族人見到紅碗,都有責任入屋将裏面的人趕盡殺絕。也正因爲如此,當年的排華事件又稱爲“紅碗事件”。  

究竟有多少華人在“紅碗事件”中被殺?至今沒有人說得出确切的數字。不過,根據幸存者的陳述,至少确定有好幾個地方發生“屠村”事件。“溝水都變成紅色”“大雅人殺華人,就像殺雞殺鴨一樣”則是他們描述當時情況時所使用的字句。  

在蘇哈托長達32年的統治時間裏,華人被打壓、司空見慣,印尼現當代幾乎重大的排華事件都發生在蘇哈托時代。而這背後,清晰可見的卻是蘇哈托政府行爲。  

蘇哈托政府上台後,便下令以“支那”一詞來取代“中華”,把印尼居民分爲原住民和非原住民,将華人歸爲非原住民,并在其身份證上注上特殊記号。從1966年起,蘇哈托政府頒布了數十項排華反華的法令法規。蘇哈托政府的内政部、司法部甚至多次頒發專令,要求印尼華人改名換姓,徹底放棄自己的中文名字,改用印尼化的姓名。此後數十年内,蘇哈托政府一直在壓制或極力排斥中國文化,包括對使用中文和中文名字的限制。即使有的華人已經是第九代移民,他們仍然不能得到和當地居民同等待遇。大量華人被逼離開印尼到海外生活。  

二、98“五月暴行” 數千華人被殘害  


暴徒們焚燒汽車和華人商店  


軍人強奸虐待華人婦女的慘景


慘不忍睹的場景  

1997年夏,印尼遭遇到金融風暴的襲擊,經濟和政治都面臨巨大的危機。到1998年5月,印尼的經濟處于崩潰的邊緣,國内矛盾非常突出,蘇哈托政權岌岌可危,而就在此時,發生了一場震駭世人的排華暴行。  

1998年5月13日到15日,印尼雅加達等地發生嚴重騷亂。據不完全統計,僅印尼首都雅加達就有5000多家華人工廠店鋪、房屋住宅被燒毀,2000多名華人被屠殺。更令人發指的是,印尼暴徒還在光天化日之下,喪心病狂地強暴了數百名華人婦女,其中有20多名華人婦女因此而重傷死亡,包括一個9歲和一個11歲女童。同時發生在梭羅、巨港、楠榜、泗水、棉蘭等地的類似暴亂所造成的華人生命财産損失更是無法估量。  

三、暴行經過  
1998年5月13日傍晚的雅加達,從一輛卡車上跳下來一群大漢,他們手持各種專業工具,很迅速地撬開了一家又一家華人商店的鐵門。盡管在雅加達的華人商店并沒有任何特殊的标記,但是這些工兵們卻很準确地選擇了橇門的對象。他們的“業務”非常熟練,在橇開大鐵門之後就不知去向。就在工兵撬開大鐵門之後幾分鍾,一大串卡車沖了過來,從車上跳下來的暴徒肆無忌憚開始搶劫,把商店的貨物搬上卡車。盡管這些暴徒都身穿便裝,但還是在不少地方漏出了馬腳。許多暴徒都剃着一樣的平頭,腳上穿着和印尼戰略預備隊完全一樣的軍用鞋。  

和以後出現的暴徒相比,第一批暴徒的表現非常“文明禮貌”。他們在搶錢之後并沒有打人,隻不過命令商店主人站到一邊,不許幹涉他們象搬家一樣把搶劫的贓物搬上卡車。第一批暴徒剛剛離開,馬上就湧上來一批又一批暴徒。他們手裏拿着棍子,他們見到華人,不由分說,揮棒就打,最爲惡劣的是他們開始有組織地強奸、輪奸華人婦女。在許多地方,暴徒們故意當着華人的面輪奸他們的妻女,連五、六十歲的老太太和八、九歲的兒童也不放過。暴亂後僅新加坡的醫院就收治了120多名被嚴重摧殘的婦女,其中一個九歲的女童在被輪奸之後割去外陰,經搶救無效而死亡。  

盡管騷亂越來越嚴重,在整個雅加達地區卻見不到任何警察或軍隊。印度尼西亞成了強盜的天堂。暴徒們在沿街牆上用油漆噴上反華标語,“殺死中國人”,“中國豬”,“燒死中國人”。 參與搶劫的人越來越多,後來,不僅年輕人動手,連婦女,老人也積極參與。他們沒有什麽象樣的交通工具,無論摩托車、自行車還是手推車,什麽交通工具都用上了。看見值錢的東西連扛帶抱,搶了就跑。先來的搶電器,後來的搶家具,最後來的連洗衣粉,油鹽醬醋也搶。他們互相交換情報,從一個地方湧向另一個地方。  

許多商店爲了免遭災禍,在門前都挂上大幅告示“Prihumi”(印尼本地人)。這和希特勒匪徒在1938年11月在德國搶掠猶太人的商店和住宅時的情況一摸一樣。當暴徒們幾乎掃蕩了所有華人的中小商店以後,他們把攻擊目标集中到一些大型商場和華人銀行。他們沖進大樓,逐層搜索、搶掠,隻要發現婦女就強奸、輪奸。  

到了5月15日傍晚,暴亂已經進行了一個晝夜。有一處華人商店被點燃了,就象得到了統一指揮一樣,在雅加達四面八方都冒出滾滾濃煙。烈火不僅燒死了不少仍然躲在樓内的華人,也把正在樓内搶劫的暴徒燒得焦頭爛額。據不完全統計在暴亂中被燒毀的建築物超過五千,死亡人數超過1200。在大火和濃煙中,雅加達似乎已經面臨世界末日。  

雅加達的大火不斷蔓延,幾近失去控制。在血腥暴行肆虐了30個小時之後,軍隊和警察不知道從什麽地方鑽了出來。在雅加達主要街口都出現了軍隊的坦克和裝甲運兵車。印度尼西亞總統蘇哈托和政府官員開始在電視和廣播中呼籲保持和平與秩序。可是,被放出潘朵拉盒子的魔鬼繼續在各處作案,軍警爲了對付瘋狂搶劫和強奸的暴徒和黑社會而疲于奔命。雅加達變成了恐怖和罪惡的地獄。  

雅加達機場内人滿爲患,許多倉促逃難的人沒有買飛機票的錢,新加坡航空公司表現出極大的同情心,隻要有空座位就允許華人先登機以後再補票。在很短幾天内就有十萬多華人逃離印尼。   

四、暴行掃描  
燒、殺、搶、奸,重現侵華日軍獸行  

6月,印尼一名華僑把一封求援信寄至某報,揭露了印尼暴亂期間,暴徒的無恥 行爲。  

信中說,印尼暴亂期間暴徒劫掠财物和集體強奸婦女之事絕非偶然,是經過精心策劃,而且對象百分之百是針對華人。暴徒把商店财物搶掠一空後,便把數以百計的婦女集中起來,然後強行脫光她們的衣服,進行集體輪奸,有些不幸虛脫而死,更有些婦女被奸後 遭抛進火坑燒死,慘不忍睹。而警察到達事發現場時并未加以鎮壓,且倒 像是保護暴徒似的,令暴徒在兩小時内完成獸行,顯示當中的“警民合作”。  

接着,印尼一個華人團體發出《告全世界同胞書》,呼籲全球華人就月前印尼暴亂中華人的遭遇,向印尼駐各國使館抗議。這封信指出,5月13日及14日在 雅加達爆發的暴亂,“是印尼有組織反華集團針對華裔居民搶劫、屠殺、縱火焚燒 房屋、商店、當衆強奸華裔婦女”。信件特别指責暴徒“集體輪奸婦女及小女孩,并把部分受害人活活燒死”。信件又指責印尼當局并無派遣軍隊到場鎮壓,并質疑當局有無參與其事。信中又說,根據整理出來的報告,單在雅加達便有300多名婦女 或女童被強奸。  

集體強暴事件後,來自印尼和其他地區的華人,紛紛通過因特網、傳真、郵遞 電話的方式,向全球喊冤和求救,網絡上也陸續出現華人婦女遭淩辱的圖片,血淚斑斑的創痕震憾人心,在全球華人社會引起公憤。  

治安首長及婦女部長都蒂·阿拉薇娅和國防部長兼武裝部隊司令員維蘭托都曾多次否認,理由是沒有受害者或家屬向當局投訴。全國人權委員會委員格列敏多說:“沒有受害人報案,是因爲人民對政府沒有信心。”  

雅加達市區的五座購物中心和一些商店被暴徒縱火,盡管下了傾盆大雨,但大火還是狂燒一天後才熄滅,急救人員僅在檢查雅加達西區斯利達購物中心一幢4層大廈時,就發現了118具燒焦的屍體。整個雅加達市共找到500具燒得焦炭一般的屍體。     

繼5月印尼暴亂令華人家園被毀、女性遭強暴、華商資産受威脅後,華人祖墳被人大量非法挖掘,至現時爲止,至少已經有15座墳墓遭殃。     

5月14日,一批陌生男子闖進一間連地鋪的屋子,把一名已懷孕4個月的家庭主婦拖出來,脫掉她的裙子,欲上前制止的丈夫慘遭毒打。受害人遭人奸污後,赤裸身體逃走,但走到樓梯時跌倒,腳斷了,胎兒也不幸流産。  

5月14日,數十人破壞一間連地鋪的屋子,并威脅說:“因爲你是華人,所以你要被污辱。”這兩姐妹随後被7至10人輪奸,房子事後也遭人縱火,受害人眼見親人連人帶屋被火焚燒。  

罪惡醜行,禽獸不如  
印尼華人女子被強奸,不少是在自己父母面前被奸,令受害人全家心靈受創,甚至走上自殺之途。5月14日傍晚6時,暴徒沖入雅加達一間裁縫店内搶掠,繼而在 裁縫師傅夫妻面前輪奸其15歲的女兒,兩天後裁縫師傅自缢死亡。受蹂躏的少女到達鄉下兩天後喝殺蟲水自殺,她的母親也瘋了。  

現年24歲的李小姐,本來正期望着幸福生活的來臨,原因是她将于稍後時間與相戀多年的男朋友訂婚,可是7月4日下午四時,卻發生了一件令她終身難忘的噩夢,4個暴徒沖入屋内,在雙親面前将她奸污。    

18歲的薇薇安永遠也忘不了那個絕望的、求救無門的時刻,她悲痛欲絕地哭訴道:至少有5個男人當着我爸媽叔叔的面輪奸了我的妹妹,我當場暈倒。當我醒來後,我下身火燒般疼。4天以後,我爸終于鼓足勇氣告訴我,在我暈倒以後,我妹妹因爲反抗被暴徒亂刀捅死,叔叔也被殺死了。我被7個男人輪奸。  

在騷亂中究竟有多少華人華裔婦女被強暴?雅加達的一個婦女組織7月4日宣布, 她們已掌握了182名婦女遭強奸和性侵犯的資料,受害者的年齡介于10歲至50歲之間。 而人權組織則估計,被害華人華裔婦女的人數可能高達千人以上。他們一緻的看法是,這些強暴行徑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組織的集團犯罪”。  

歹徒通常向年輕的婦女下手。一名婦女披露,當10個暴徒沖過來時,在樓上發 現了一名華裔婦女和她的兩個妹妹。暴徒命令兩位年輕的婦女把衣服脫掉,并讓她 們的姐姐站到牆角去。接着,暴徒在樓下放了火。強暴了她的兩個妹妹後,其中兩個男人對她說:“我們完事了,我們滿足了,因爲你太老,太醜,我們對你不感興趣。”接着,他們把她的兩個妹妹推到起火的樓下,當場摔死。  

更令人發指的是,在棉蘭等城市,年輕的暴徒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當着幾百名看熱鬧人的面,撕下華裔婦女的衣服當衆進行奸污,簡直喪盡天良,禽獸不如。 有的婦女連乘坐公共汽車時也難逃厄運。有一次,一個12歲的華裔小姑娘竟遭到七八個男人的玷污,她的全身都是抓傷。  

事情總是按照相同的模式進行。身強力壯的年輕人,往往剪了短發,一擁而上進入華人開的商店。他們把一切打得粉碎。他們把在場的女子中較年輕的(往往隻有10歲或者11歲)抓過來,當着其他人的面,在她們的母親、父親、丈夫和兄弟的 面前施以暴行,三次到五次。然後放火燒掉房子。“你該被強奸,因爲你是華人,而不是穆斯林”。一家雜志報道,一個父親被迫當着一家人的面亵渎自己的14歲女兒。  

耶稣教會神甫桑迪亞萬說:“有一些人打電話給我說,有人活活被燒死,但是無論是武裝部隊還是救火隊還是救護車都不來救援。”一些受害者表示,事發時,警方和軍人就近在咫尺,不過,他們卻對呼救聲置之不理。同時,印尼一個全國性委員會指出,由于不信任政府,而且害怕别人知道她們的身份,所以很少有受害婦女向警方報案。暴徒們在施暴後總是警告她們,不要向媒體透露此事,否則沒有好下場。  

向人權組織控訴的溫先生說,他朋友的太太50多歲了,因在丈夫面前遭到輪奸想不開,3天後服毒自盡。居住在雅加達城區格木尼安第一街的梁夫人,兩個女兒慘 遭強奸後被暴徒投入燃燒的住房中燒死。目前,梁夫人神經失常,正在醫院接受治 療。  

受害的婦女在羞憤之下,有的當場自盡,有的昏迷醒來後,不是得了自閉症, 就是精神處于分裂狀态。  

有人說,暴徒在施暴前,還可能注射過興奮劑,完全喪失了人性。事後,不少 暴徒感到體力嚴重衰退,因此到私人診所求診,引起了醫生的懷疑。據稱,很多暴徒事前都曾在軍方單位受過訓,有些暴徒身材結實,蓄着與軍人一樣的平頭發型, 因此,又有人懷疑,有軍人參與其中。  

還有消息說,暴徒強奸一名華人婦女,就能得到2萬盾(約合2.5美元)作爲報 酬。暴徒公開提出的口号是,甯願讓印尼倒退20年,也要把華人趕走。  

印尼華人分析,輪奸暴行是有組織、有策劃的,手法同出一轍、一模一樣,千篇一律,隻是地點不同而已。  

一名印尼華裔讀者傳真細訴雅加達一名16歲華裔少女在5月中旬的暴亂中被暴徒強奸并遺下孽種的悲慘遭遇:我是醫院醫生,我從未想到會遇上強奸案受害病人。求診的是一名叫做麗娜(化名)的年約16歲華裔少女,相貌清秀、美麗,我不知到底 有多少個人強奸過她。麗娜常在深夜夢呓嘶喊:“饒了我吧!饒了我吧!”不幸地,驗孕結果證實麗娜已有身孕。作爲守法的醫生,我在法律及宗教上都不能随意爲病人打胎,當麗娜知道後她全身發抖痛哭。專家認爲,受害者懷胎的精神狀況會比受強奸還要令人難以承受。  

五、否認強奸 政府、軍方官員多次睜眼說瞎話  
面對血淋淋的事實,不明白爲何政府、軍方官員爲何要睜眼說瞎話,多次抵賴。  

總統、國防部長、警察總長等多次稱強奸消息純屬謠言   

1998年9月,蘇哈托的養子印尼總統哈比比、國防部長兼武裝部隊總司令維蘭托與其他高級軍政要員異口同聲,聲稱沒有證據顯示5月曾發生廣泛強奸案。  

哈比比總統說,他相信報章對強奸案的報道是誇大的。  

維蘭托說,經過調查之後得出的結論顯示,強奸案的消息完全不确實。強奸案的消息純屬謠言,根本找不到确實證據。 他說,根據記錄,5月暴亂期間的受傷者是620人,但隻有83人入院接受治療,而這批人中沒有一個是強奸案受害者。  

包括警察總長魯斯曼哈迪和國家情報協調局局長穆托吉在内的治安機構要員曾說,他們沒有發現可證實強奸案消息的确鑿證據。  

時隔一月,維蘭托在記者會上重申,到目前爲止,武裝部隊仍未找到5月雅加達暴亂時許多華裔婦女遭強奸的證據。他說:“政府和武裝部隊從多方面入手,試圖尋找強奸案的受害者。”“這些努力沒有任何結果。武裝部隊也未從那些聲稱掌握重要情報的部門得到确鑿可靠的答複、數據或證明。”  

《中國日報》:哈比比企圖在華婦遭強奸問題上混淆視聽  

北京英文《中國日報》的1998年9月4日發表評論文章,指責印尼總統哈比比企圖在5月暴亂期間華裔婦女遭強奸的問題上混淆視聽。  

文章說:“在印尼華人未愈合的傷口正流血不止時,他們還要忍受自己國家總統的不負責任言論,這算公平嗎?”哈比比說相信新聞媒介有關強奸案的報道是誇大的,而印尼武裝部隊總司令維蘭托在星期二說,沒有證據顯示5月暴亂期間曾發生廣泛強奸案。實際的情況是:在印尼5月暴亂期間有168名婦女遭強奸,受害者多數是華裔,全世界的網際網絡上也出現有關婦女遭強奸的駭人聽聞照片和報道,但被派遣去調查暴行的警察屢次宣布,他們沒有發現任何可證明這種說法的證據。哈比比非但沒有積極敦促警方去展開調查工作,反而是跟他們一唱一和。  

印尼司法部長穆拉迪終承認五月暴亂發生強奸案  

經過多時的争議後,印尼司法部長穆拉迪1998年9月21日終于承認,今年5月中旬暴亂中,的确發生了婦女被強奸事件。  

穆拉迪表示,要把5月13日至15日期間發生的事通過司法解決并非易事,目前最顯然的是,的确發生了性侵犯事件,有關證據仍在尋找中,在量方面目前未能公布其數字,不過,在質方面已可确定,的确發生了強奸案。  

《雅加達郵報》引述調查團團長達魯斯曼說:“我們沒有在初步調查報告中說出受害者的人數,但可以确定的是,确實是發生了包括強奸在内的性侵犯事件。目前最主要的是确定事件曾經發生,以免造成該問題不清不楚,政府已接受這項說明。”  

5月暴亂後,由社會工作者山迪阿宛神父聯合其他非政府組織組成的救援小組向全國人權委員會提交的報告書指出,5月暴亂期間有168名華人婦女被強奸,其中20人已死亡,但這項報告遭到軍方及其他治安首長的反駁。一部分回教團體也作出反彈,指是意圖醜化印尼尤其是回教徒的陰謀。  
觀察家指出,司法部長穆拉迪上述表态後,對強奸案的争議可望平息。  

主流報章之一《印尼新聞報》昨日特爲官方這項承認發表題爲《令人痛心的供認》的社論指出,這項供認的确令人震驚及痛心,但這種遲來的誠實至少比長期的說謊好得多。當強奸案消息傳出時,政府官方曾千方百計否認說,在奉行“建國五大原則”的國度裏,不可能發生這種事。  

六、暴行真相一直撲朔迷離  
奇怪的是,對五月暴行,一直以來,印尼官方和軍方矢口否認軍方卷入了此次事件。直到今天,該案仍然沒有定論,許多印尼暴徒仍然逍遙法外。這實在是匪夷所思。  

筆者頗感奇怪的是:對真相的揭開爲何這麽難?  

騷亂起因,印尼政府及軍方所持的一般态度是——認爲5月暴亂是群衆因對示威學生被槍殺感到憤怒而自發地爆發的一場騷亂。  

有中國研究人員認爲,從當時的情況來看,不排除是蘇哈托爲了轉移國内政治矛盾、延續自己政權,從而将視線轉移到華人身上,這也是其一貫的策略。那時候就有分析說,蘇哈托政府的不作爲,甚至還有軍方暗地煽動排華行爲,目的都是爲了分散國内民衆的注意力。  

印尼5月暴亂真相聯合調查委員會1998年11月3日發表報告,認爲從暴亂事件中顯示的種種特點來看,這些暴亂事件是有組織性,因此預料調查報告書可能加強這種觀點。該委員會認爲,關于暴亂是有組織性的看法,可從暴亂在6個城市同時發生以及暴亂方式幾乎一模一樣可以看出。雖然在這期間,也自發地發生個别的的暴亂事件,但大多數的暴亂事件是由外來者集體乘坐公共汽車(甚至部分乘坐軍車)到來煽動而引發的。這些神秘的煽動者在暴民毀壞或放火燒毀屋宇或進行掠奪之後,就迅速消失得無影無蹤。   

據說聯合委員會在所搜集到的資料中,顯示有一個特種部隊人員承認在梭羅發生暴亂事件前4天,曾收買平民參與暴亂;在棉蘭,有特種部隊人員穿着平民服裝,肩上挎着M-16槍支和手上執拿FN-45手槍,煽動群衆參與暴亂。除此之外,一些與軍方有關系的群衆組織和武術團體人員也涉及這些暴亂事件。   

就這份報告而言,反映出了一定的真實内容,但其發現和結論基本在各種媒體上都曾有過相關報道,同時報告中存在着明顯“淡化”和“遮掩”痕迹,公布的數字與估計相差甚遠。  

然而,印尼政府對這份有缺陷的報告仍然表現出十分勉強、冷漠,甚至懷疑的态度。多天後,印尼總統哈比比仍未對報告本身  

作出任何正式表态。而國防部長兼武裝部隊總司令維蘭托,更是在報告公布的第二天就公開爲軍隊辯護。他反駁調查團有關懷疑軍隊參與騷亂的分析,指出戰略後備部隊5月14日召開的軍官大會隻是一般例會,并不涉及任何犯罪行動及颠覆行動。  

印尼政府内的一些官員們似乎都不願承認和面對5月騷亂以及華人婦女受害事件,即使在官方調查團将調查報告明昭天下以後,他們還是想方設法地進行拖延和狡辯。  

有人認爲真實原因是:   

印尼前總統蘇哈托的女婿,陸軍戰略後備部隊司令,曾擔任特種部隊司令的普拉博沃中将,爲了個人利益,試圖制造一場混亂,使武裝部隊總司令維蘭托無法恢複首都的治安,這樣,普拉博沃就可以迫使蘇哈托宣布軍事管制,然後由他出面控制局勢。計劃被“完美”地實施,但是蘇哈托不久後宣布辭職,普拉博沃的打算落空了。
由于普拉博沃涉嫌參與今年初以來對政界反對派人士的綁架,維蘭托于7月31日簽署命令, 解除了普拉博沃的軍校校長職務,使其完全喪失軍權。
被革職的特種部隊前司令普拉博沃中将則否認在幕後策劃5月中旬的暴動。   

七、分析印尼排華的原因  

1、貨币劇貶,資金外逃  
爲什麽印度尼西亞要排華?從我們了解到的一些蛛絲馬迹已經可以透視出大概輪廓。  

在蘇哈托獨裁統治下,印尼是世界上最腐敗的國家之一。蘇哈托家族及其政治盟友利用手上的特權聚斂了大量财富。蘇哈托家族控制的120家公司通過與國家石油公司簽署承包合同中獲利,國營石油公司因而成爲蘇哈托家族的“搖錢樹”。據統計,蘇哈托家族的财産超過350億美元。他們擁有的銀行和企業有恃無恐,肆無忌憚,大量舉債擴張。印尼公私外債總和超過了1500億美元。國民經濟結構嚴重扭曲,銀行系統十分脆弱。在遭到金融風暴的沖擊之後,印尼貨币劇烈貶值。在1997年7月用2400印尼盾可以兌換一美元,到了1997年年底,要用17000印尼盾才能換到一美元。印尼貨币貶值六倍多。與此同時,印尼股票指數暴跌,1997年初向印尼投資100萬美元,到了年底要撤退的話,恐怕隻能賣上6萬美元。在彙市和股市雙重打擊下,外國投資者損失慘重,紛紛以各種方式逃出印尼。  

2、糧食短缺,走私猖獗  
在1996年和1997年,由于厄爾尼諾現象,印尼大旱,糧食減産。印尼地處熱帶,土地肥沃,一向不缺糧,可是令人出乎意料,在印尼許多地方很快就出現了饑荒,有一半以上的居民生活在貧困線以下。非常荒誕的是,就在印尼政府大量進口糧食的同時,卻仍有大量糧油出口。印尼政府把出口糧食和食油的出口關稅提高到60%,仍然無濟于事。這個道理并不複雜。假定在國際市場上一公斤稻米的價格爲一美元,在1997年底相當于2400印尼盾。在印尼盾大幅度貶值之後,如果把糧食走私出口,一公斤仍然可以換一美元,在1998年7月折合下來就是15000印尼盾。即使印尼國内市場價格上漲一倍,在國内市場出售也隻不過4800盾。走私出口糧食的利潤在300%以上。印尼是一個島國,海軍力量有限,很難有效地制止海上走私活動。在國内已經出現饑荒的情況下,仍然有不少奸商走私出口糧食和食油。由于在國際市場上食油的需求比較旺盛,弄得印尼國内許多地方已經沒有食油供應。有20%以上的老百姓已經處于饑荒狀态。  

3、物價飛漲,民不聊生  
在1997年底聯合國的一些組織還預期印度尼西亞的經濟增長率在1998年可以達到3%,在1998年第二季度印尼的國民經濟劇烈下降了16.5%。在新加坡的經濟學家們認爲,印尼經濟在1998年起碼要下跌15—20%。由于貨币象崩潰一樣地貶值,經濟秩序混亂,國内生産基本處于停頓狀态。印尼幾乎喪失了出口換彙能力。印尼在短期内到期的外債有500多億美元,根本就沒有償付的可能。  

由于銀行出現大量壞賬,資金周轉不靈,銀行利息高達60%。這使得一般企業根本無法承受貸款利息負擔。許多企業由于缺乏流動資金而破産倒閉。失業率迅速上升,打破了曆史記錄。  

與此同時,物價飛漲,通貨膨脹率高達80%—100%。企業普遍凍結工資,處于赤貧狀态的人數迅速增加。民不聊生,怨聲載道。惡性通貨膨脹導緻銀行存款出現了嚴重的負利率,加速了資金外流,使得已經嚴重失血的印尼經濟雪上加霜。  

4、學生運動,如火如荼  
在1998年4月,一向由政府控制的汽油和電力價格猛漲,嚴重威脅到廣大居民的基本生活,終于導緻在雅加達各個大學的校園内出現了反對蘇哈托政府的大規模學生運動,要求清算蘇哈托家族的貪污腐敗,追究經濟危局的責任。上萬名學生占領了議會大廈三天,學生運動風起雲湧,如火如荼,矛頭直指腐敗的蘇哈托家族。  

5月12日,軍警在特利刹蒂(Trisakti)大學開槍打死了6名示威學生,激起了社會各個階層的強烈抗議。雅加達的局勢逐漸失去控制。  

5、獨夫民賊,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在反華暴亂之後,印尼局勢更加惡化。5月20日雅加達各界準備舉行大規模示威遊行。蘇哈托調集15萬軍隊開進雅加達,揚言不惜在市中心的獨立紀念碑大開殺戒。反對派領袖穆罕默德兄弟會的芮斯爲了避免大規模流血呼籲群衆留在家中。在一觸即發的危局中,蘇哈托約見了6位回教長老,希望得到他們的支持,但是沒有一個表态。同一天,印尼國會議長哈莫科聲明,要求蘇哈托必須在5月22日之前辭職,否則國會将通過罷免總統的決議。印尼執政黨戈爾卡國會黨團領袖蘇狄羅也宣布倒戈,要求蘇哈托下台,避免流血沖突。在衆叛親離的情況下,蘇哈托隻剩下了唯一的支柱—40萬軍隊。在最後時刻,國防部長維蘭托在和三軍司令協商之後到總統府晉見蘇哈托,表示願意在他辭職之後保護他及其家族的安全。獨裁統治印度尼西亞32年的蘇哈托終于滾下了台。  

七、至今仍無結論 印尼98暴行成無頭案  

據駐印尼特約記者安燕鵬2007年5月24日在國際在線-《世界新聞報》報道:  

2007年5月14日,印尼最高檢察官亨達爾曼·蘇班齊表态,1998年“五月暴亂”案最好以普通侵犯人權案提起訴訟,而不要按嚴重侵犯人權案審理。實際上,早在當年“五月暴亂”發生後,印尼方面就提出要以普通侵犯人權案處理,但9年過去了,至今毫無結果。依據印尼新聞界的記錄,在印尼發生的許多侵犯基本人權的案件,隻有極少數能夠得以徹查,因爲幾乎所有踐踏基本人權的案件都有政治因素。  

2007年5月19日,印尼銷量最大的英文報紙《雅加達郵報》發表評論,“五月暴亂仍是一個難解的謎”。沒人知道一年又一年呼喚法律正義的循環還要進行多久。  

當時間的年輪轉到如今的2010年的12月,該暴行還是無最終結論。這更加彰顯出印尼資本主義政府黑暗無恥的一面。對靠政變上台後屠殺了幾十萬共産黨人并大肆貪污,聚斂了數百億美元資産的蘇哈托的審判,從1998年開始,一直到2008年他的歸西,卻都因他裝病而不了了之。這同樣看出印尼資本主義政府虛僞腐朽的實質。我們終于明白了,指望這樣的政府公布98暴行真相,簡直是滑稽。  

對真相的追索是每個對曆史負責任的人的不懈追求,而與之相反的是,卑劣的政府和軍方官員、陰謀家、既得利益者隻會反其道而行之,要刻意掩蓋、歪曲真相。透過對印尼98暴行真相的追索,我們看到印尼當權者的醜惡嘴臉。曆史常常與現實驚人地相似,對照我國一些地方官員常常刻意掩蓋歪曲真相的行徑,我們感到兩者有異曲同工之處。  

痛斥印尼當局排華的醜惡行徑,提高華人的政治地位,堅持追索各種真相,同邪惡作不屈的鬥争,是我們毫不動搖的原則。   

參閱【中華論壇】98印尼排華事件資料和一些圖片 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15/99/01/1_1.html  

回眸98年印尼排華事件  
http://lizhikun0728.blog.163.com/blog/static/12034052720095210840545/  

98印尼排華事件(圖片篇)女生慎入  
http://sarsliming.blog.163.com/blog/static/644009762010045311619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2/201012/200572.html

巴巴萬加的世三戰預言 : 還有少於1個月剩

中國人處在生死邊緣的我見 (更新)

何新:恐怖驚讀倫敦共濟會秘密檔 思考第三次世界戰爭

3 則留言:

匿名 說...

讲了那么多廢話,重点是中共政府在做什么?袖手旁观?只因事件不是發生在中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海外华人对中国的不认同及歧視,宁愿親西也不想认祖归宗,共产黨,放屁!无能为力,我只能说日本侵中,海外华人也每有感觉,别指望我们与中同感身受!1998年,当时中国明明有能力,却把历史乱改,说到自己几伟大,根本沒有帮任何忙,还对大言不慚,我只能说身为二千多年历史的民族是多么的悲哀,中华儿女驕傲?放屁多么的软弱无能,不是淪落到全球做妓,就是让人濺踏,无所作为,贫生怕死,啊Q精神,一盘散沙,但愿來世不做中华儿女

匿名 說...

「寧願當畜生好比當一隻狗」?這是什麼論調?
西方又能好到哪去?你要親西,也要看你自身有沒有本錢,西方的國家會讓你親?
中國正在強大中,當有一天超越美國,你是不是又返回來親中?
這種「風吹兩面倒,趨炎附勢」之徒,眾多到讓國力普遍衰弱的原因之一!

Jankst Fu 說...

中国大陆通过情报渠道提前得知印尼军政府再屠华机密时,发动驻印尼大使馆机构人员向印尼亲台华人社团组织提供屠华警讯和撤侨护照,却遭到常年亲台的华人社团大佬质疑拒绝,并向印尼军政府和台湾当局出卖中共情报。于是得知屠华机密泄露的印尼军政府在局部地区提前发起暴乱行动,极少数在印尼政府部门有关系的台商台侨和亲台华人大佬才幡然醒悟,申请中国大使馆保护或者印尼军警朋友保护甚至外逃到新加坡避难,剩下大部分被蒙蔽的普通亲台华裔苦等台湾李登辉政府的外交救援。

等到98年5月13日到5月16日印尼屠华时,台湾和美国都没及时派兵派船去营救,台独李登辉总统府和外交部长胡志强等,不但对印尼军政府绥靖乞和以维护赔本赚吆喝的“南向政策”,还把脏水污名泼给大陆共产党,阻碍中国驻印尼外交官对亲台华裔开展人道主义营救,并对台商台侨、亲台华裔在营救措施上区别对待,台湾军警部门和航空公司以及移民局官员更是雁过拔毛,竟然向台商台侨和印尼华裔难民大收保护费(每人交纳100万印尼盾,约100美金)和移民费(从最初每人交纳3到5美金,统一暴涨到100美金)。这些人神共怒的恶劣行径在98年台湾的《中国时报》《中时晚报》等等媒体上都有详细新闻报道,最终愿意接受中国护照回到大陆生活的印尼华侨也只有几百人而已。
据部分亲历者回忆陈述,中国驻印尼大使馆在申请印尼特种部队保护下,也尽最大外交努力庇护了近四千个到大使馆避难的亲台华裔。然而大多数不接受中国护照和大陆营救的亲台华裔,最终被外交幼稚的台湾李登辉政府坑死了几万人,尤其是成百上千的华裔女性被印尼军政府派出的暴徒们奸杀,台湾李登辉政府也算是把亲台华裔彻底出卖了。事后部分台湾外交官和国内无知愤青以及西方反华媒体(最近几十年美国国会援助的falun功反华中文媒体对此事歪曲得最厉害)颠倒黑白,指责当时海军实力较弱的大陆不仁不义不派兵开战,让一个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大陆政府去公然干涉印尼军政府的内政,拯救一帮加入印尼国籍并且长年亲台反共的只是有点中国人血统的傲娇华裔,妄想把13亿正在饱受亚洲金融危机煎熬和98特大洪水灾害的大陆人民用落后的“血统论”绑架到对外战争车轮上,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强人所难嘛,以上就是98印尼再屠华的部分扯淡真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