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5日星期六

美國原油泄漏:清理遙遙無期 賠償小心謹慎

美國原油泄漏:清理遙遙無期 賠償小心謹慎
2010年12月25日20:54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華盛頓12月24日電  (記者 林煜)在墨西哥灣漏油油井成功封堵之后,漏油清理工作仍在繼續。新華社記者近日回訪美國路易斯安那州漏油清理現場后發現,用“遙遙無期”這樣模糊的詞來形容漏油清理工作,是確切而又無奈。因為對於徹底清污,誰都沒有清楚的時間表。

  在冬天的格蘭德島公園裡,“海灘關閉”的告示牌依舊孤單地豎立在沙灘入口處。公園管理員塔瑪拉·奧古斯丁每天都會沿著沙灘走上幾遍,巡視清理工作。漏油停止后,她並不輕鬆。“沙子底下還有油!很多來不及清理的漏油,被漲潮時海浪送來的沙子迅速覆蓋,沙灘挖下去一米深都有油塊。”奧古斯丁說著,無奈地指了指一片原本是褐鵜鶘和大藍鷺出沒的沙灘。

  在這裡,雖已不見此前綿延數公裡的阻油柵欄,但靠近海水的沙灘外圍,還是被圍網隔離。透過圍網看去,幾十名清潔工腳蹬橡膠靴,手拿鐵鏟和塑料桶,在潮水退去的海灘上來回走動清理。“現在還有油球不斷被送上岸。在接下來的幾年,還會時不時有油球順著海水漂來,”奧古斯丁說,“清理的時間太長了。”

  如今清污工作也用上了大型設備。伸向海面的棧橋延長線將沙灘分為兩個工作區。一邊,鏟車將沙灘鏟去厚厚一層並堆起沙丘。另一邊,幾台大型機械篩正在轟轟運轉,傳送帶將幾種不同顏色的沙子拋進下方的卡車中。這種機械篩能將凝結的油塊和沙子分離,然后分別注入不同的卡車。干淨的沙子會被重新鋪到沙灘上。

  清潔隊伍走過之后,一台挂著鑽頭的鑽探車接著開過來。旋轉的鑽頭鑽入沙灘一米多深,隨后被提起。一名女清潔工戴著手套,扒開鑽頭上的沙子,仔細查看油漬分布情況,並記錄下來。

  “每天我要做的就是看著他們徹底清理漏油,”奧古斯丁說,“漏油上岸后,我用相機把每塊被污染的地方都拍了下來。所以我知道哪裡有油,哪裡還沒有被清理干淨。”她說,沙灘的油污清理起來算是簡單,那些水草豐茂的濕地,清理起來才是一場噩夢。

  為了清理油污,英國石油公司聲稱組織了4.8萬多名工人來清理海面和海灘。在路易斯安那州,許多漁民、自由職業者也加入到漏油清理隊伍中。在格蘭德島的這幾十名清潔工,並非直接受雇於英國石油公司,而是一家清潔公司的員工。

  清潔工人史蒂文·布魯薩爾德對記者說,他曾是一名攝像師,因為被一家地方電視台解雇,如今隻能通過這份清理漏油的工作勉強維持生計。他在經過短期培訓后上崗,從今年5月漏油靠岸到現在,一天都沒有休息過。

  11月,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重新開放了其管理的墨西哥灣海域大部分捕魚區。12月,在受漏油影響的美國路易斯安那州南部,漁民已重新下海,當地漁業也逐步恢復。

  在格蘭德島附近的一個海鮮攤前,活蝦招牌十分醒目。攤販蘭迪·博恩和家人告訴記者,他們已經恢復捕蝦和捕蟹,一家人正吃著剛從附近海域捕獲的海鮮。“漏油事件發生后很多人都很惶恐,但現在人們又開始來買海鮮了,”博恩說,“雖然受過重創,但是現在我們又回來捕魚了。”

  在一家海鮮市場裡,工作人員正在搬運從墨西哥灣捕到的海蝦。這些冰凍海蝦的價格並不算貴,但是記者在市場大棚採訪的半個小時內,並未看到有顧客上門。海鮮市場的負責人卡羅爾·托裡博恩說,目前生意並不好,因為顧客對漏油事件還心存顧慮,“有人打電話來問海鮮是不是還有油污,其實我們現在賣的海鮮都沒有油污。但是漏油事件的影響還在,人們思考再三,誰也不想帶這個頭,所以我們也不知道將來會怎樣”。

  半年前,漏油事件讓原本正值漁業旺季的捕魚區被關閉,大量漁民一時間失去了經濟來源。在第一次採訪路易斯安那州漁民時,許多人正排著隊申請漏油賠償。如今半年過去,許多人抱怨賠償兌現的過程太漫長,賠償款甚至“缺斤短兩”。托裡博恩申請了6個月的海鮮市場損失賠償金,目前卻隻拿到了第一個月的5.7萬美元,剩下5個月的賠償金還在重新評估中。

  目前,英國石油公司已經建立墨西哥灣原油泄漏事件賠償基金,賠償總額預計將達200億美元。負責管理這一基金的律師肯尼思·范伯格13日表示,他的團隊收到了超過46萬份賠償申請,其中超過23萬份被拒賠,超過3000份賠償申請因為可疑還需調查,已有7人因在申請賠償中涉嫌欺詐而被起訴。★

http://world.people.com.cn/BIG5/1029/42355/13580452.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