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5日星期五

阿爾卑斯山驚現5000年冰尸 滄桑瘦弱遠古犀利哥

阿爾卑斯山驚現5000年冰尸 滄桑瘦弱遠古犀利哥
張瑜
2011年03月25日09:22
來源:《科技日報》

最新復原的奧茨冰人頭像
奧茨穿著簡陋

  5000多年前的人長什麼樣?他們吃什麼?做什麼?

  近日,在意大利南蒂羅爾考古博物館舉行了一個展覽,這裡存放著可能是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古老、保存最完好的冰尸。為紀念這個名叫“奧茨”的“冰人”發現20周年,該館近日展出其最新復原的頭像。本期特邀體質人類學和生物考古學者、中山大學人類學系教授李法軍,解讀“冰人”研究背后的技術秘密。

  ———— 發現 ————

  阿爾卑斯山驚現5000年冰尸

  “冰人”奧茨大叔的故事,得從阿爾卑斯山的奧茨山谷說起。

  1991年9月,來自紐倫堡的一對德國登山夫妻走到奧茨山谷塞米勞恩峰時,走在前面的赫爾穆特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他吃驚地發現:原來這是一具赤裸干癟的尸體!尸體是俯臥的,大部分冰封在冰川裡。妻子埃裡克在一旁嚇壞了!赫爾穆特堅持用最后的膠卷給尸體拍了照,並在下山的路上向管理部門報警。

  因為靠近奧地利,尸體最初被運放在奧地利因斯布魯克的一個停尸房裡。就是在這裡,死者的真實年齡被弄清,震驚整個世界:原來,這男性死者不是現代人,而是生活在公元前3300年,被發現時已經是5000多歲的老人家!考古學家們用發現地奧茨山谷的名字,給這名男士起了個“奧茨冰人”的代號。

  奧茨被譽為迄今發現的、最古老的紅銅時代歐洲男性天然冰尸。經過更細致的鑒定,奧茨去世時的年齡被確定在45歲。

  ———— 謎團 ————

  大叔長啥樣?

  滄桑瘦弱遠古犀利哥

  美國《國家地理》雜志最近發表文章指出,歐洲“冰人”奧茨沒有早年復原版本塑造的那麼壯碩、健康。“冰人”樣貌的早年版本,是由一個有人類學基礎的藝術家約翰·格科復原出來的。格科運用奧茨的解剖學數據和一些歐洲現代男性的數據,拼出了他的樣貌。這個復原頭像在考古學界一直存在爭議。發現“冰人”20年后,三維成像技術更加完善,最新還原出來的新面容則讓“冰人”的不少粉絲感到失望,原來他並不豐滿魁梧、面色紅潤,而是個看起來瘦弱、蒼老又邋遢的大叔。但同時,新的面容也個性十足,讓人過目難忘。

  對此,李法軍說有不同的樣貌版本很正常。他很欣賞最新頭像把奧茨做成不那麼對稱、有點邋遢頹廢的樣子:“真實的人臉都不是對稱的。個性化、不完美地表現人物,也是一種回歸真實的大趨勢。”

  奧茨穿的衣服是多種毛皮混搭拼貼的斗篷,打著綁腿。李法軍笑言,相對希臘文明以及中國文明,西歐國家的文明發展得比較晚。公元前3300年,中國可能已出現絲綢制品,即將迎來夏朝這樣的禮制國家。而西歐的部族還在森林裡過著狩獵為主的生活。

  大叔干啥的?

  銅匠、牧羊人皆可能

  奧茨頭發裡銅和砷的含量很高。奧茨遺體旁邊的銅斧,也是99.7%的純銅。於是,有專家猜測,他可能參與了銅的冶煉過程,也許是個銅匠。也有考古學家通過對奧茨的脛骨、股骨和骨盆進行分析,判定他經常在山區跋涉,所以奧茨也很可能是高海拔地區的牧羊人。

  李法軍表示,銅匠、牧羊人都可能是“冰人”的職業,隻有經常在冶煉的環境中,身體才會吸收這麼多元素,這些元素會沉積在頭發中。並且,從骨骼發育和關節磨損程度,我們可以判斷一個人的職業身份。經常靠腳力的人,下肢骨骼會比較粗壯,而且骨骼密度會比較大。經常挑扁擔的人,鎖骨位置會有明顯的磨損。經常拉弓射箭的人,你可以看出他肩胛骨關節處的磨損。“我們的行話叫‘功能壓力分析’,即便隻剩下枯骨,我們也可以從骨骼、關節中,發現很多死者生前的職業信息。”

  大叔哪裡人?

  意大利小鎮度過了童年

  通過孢粉分析等技術手段,考古學家們能判斷出奧茨的童年在意大利博爾扎諾北部一個叫Feldthurns的村庄度過。后來,遷到了Feldthurns北邊50公裡的村子生活。2008年,意大利卡梅裡諾大學的研究人員分析了他的線粒體DNA,從遺傳學角度確定了他的種群類型。

  在談到DNA鑒定技術時,李法軍表示,這已經成為目前考古學界的共識。“如果說十幾年前,還有人懷疑該不該做DNA分析的話,如今,大家一致關心的是去哪裡做DNA。”李法軍說,“過去大家還是做片段式的DNA分析,最新的潮流是給古遺體做全序列測序,這也是未來的方向。”

  這能讓死者全身都復原。我們就能更全面地了解死者,包括他的種族、健康狀況、家族病史等等。

  死因是什麼?

  箭傷還是圍毆

  從指甲上的三條博氏線(即指甲上的橫溝)痕跡,考古學家能夠判定奧茨死前半年曾病了三次。最后一次發生在他死前兩個月,病情持續了兩周。因為技術限制,大家早年對奧茨的死因並不甚清楚。直到2001年,得以給奧茨做CT掃描后,大家才發現,原來他的左肩裡頭插著一個箭頭。這支背后射來的暗箭刺進了奧茨肩膀裡。有可能箭柄被奧茨撇斷了,可箭頭仍倒鉤在肉裡,拔不出來。有學者論斷,奧茨很可能死於箭傷引發的失血過多。但同時,還有其他的理論認為,有可能是四個人合力謀殺了奧茨。他身上有淤傷痕跡,也有被割傷的痕跡,有人拿石塊擊中了他的頭部。未發表的DNA報告宣稱,有4個人的DNA在奧茨身邊的匕首上、箭頭上、衣服上被發現。奧茨不太正常的臉朝下的死亡姿勢,也讓人懷疑他是否因失血而死。然而,4個“殺手”也有可能是奧茨的“同伴”,他們在路上遭遇臨近敵對部落的襲擊,扶著受傷的奧茨在山上疲於奔命。

  最后一餐吃了啥?

  肉食、谷物和水果

  考古學家分析奧茨腸內的殘留食物發現,他在死前吃了兩頓大餐,可謂是他死前八小時最后的盛宴。一餐是羚羊肉,另一餐是紅鹿肉。肉食以外還伴有谷物和水果。亞麻、罌粟的種子也在消化道殘留下來,還有野李子的果核。他吃羚羊肉的那一餐,通過孢粉分析,考古學家們認為,他是在針葉樹樹林裡享用的。考古學家們確定奧茨死於春季。他肚子裡的小麥是夏末才熟的谷物,而野李子則是秋天熟的果實。這說明當時,人們已經能夠對食物進行儲藏了。

  “通過殘留的化石、骨骼和毛發,測量碳、氮含量比例,我們可知死者大體的飲食結構是怎樣的。”李法軍說,“牙齒磨損的方式和程度也可以拿來甄別死者生前愛吃肉,還是多吃水果蔬菜。像一個北方吃面食長大的人,和一個南方吃海鮮長大的人,牙齒磨損的痕跡是不同的。”

  原來,我們的身體就是我們個體生活史最好的濃縮。李法軍說,歐洲的考古學家很樂於還原對象的生活細節,而國內學界也開始學習這種微觀的視野,把跨時空的遺骨所傳達的信息反復進行精細的再發掘。

  ———— 傳說 ————

  神秘的“冰人詛咒”

  奧茨“冰人”在全球流傳甚廣的還有那神秘的“詛咒”。在他被發現后陸續有7名與奧茨有過接觸的人死於非命:

  1991年,德國的法醫賴納·亨恩徒手將奧茨的骸骨從雪堆中挖掘出來。第二年他遭遇車禍,頭部受撞擊而死。

  第二個死去的是庫爾特·弗裡茨。他是引導直升機搬運奧茨的向導。在1993年的一次登山中,他遭遇雪崩身亡。

  第三個死去的是賴納·赫爾茨,唯一一名被允許將“冰人”發掘全過程拍攝下來的記者,他在2004年死於腦瘤。

  接著,厄運降臨到發現者赫爾穆特·西蒙身上。2004年10 月,當他舊地重游時,在“冰人”發現地點附近遭遇惡劣天氣,失足墜入懸崖摔死!更玄的是,就在西蒙的葬禮舉行后一小時,負責上山搜救並發現了西蒙尸體的救援隊隊長迪特爾·瓦內克猝死於心臟病。

  2005年10月,63歲的澳大利亞考古學家湯姆·羅伊扎死在家中。12年前,他開始從事對“冰人奧茨”的研究后不久,就被診斷出患有一種罕見的血液病。

  ……

  李法軍介紹,像法老的木乃伊,在發掘之初確實有細菌感染的可能,有考古學家因此而喪命。因此,現在的墓葬考古通常都會敞開通風幾天,再進行進一步的發掘工作。

  ■ 延伸閱讀

  中外著名木乃伊

  一聽到木乃伊這個詞,人們最容易想起的是古埃及留下來的干尸,人們眼前浮現的是埃及的金字塔和被白色亞麻布包裹的法老。實際上,木乃伊在世界各地都有發現,多數木乃伊生前只是普通人。他們的尸體被時間和自然不經意地保存了下來。它可能是“冰人”或干尸,隻要骨頭上有組織,並被保存下來,就是木乃伊。

  古埃及拉美西斯大帝的木乃伊。拉美西斯木乃伊除了引導科學家分析研究古埃及歷史之外,還引導科學家進行了一項空前的試驗:現代科學能夠復制古老的埃及木乃伊技術嗎?

  北歐的沼澤木乃伊。皺皺巴巴、滿頭紅發,看上去如同惡魔,但他們是獻給眾神的祭品。

  3個英國水手的冰凍木乃伊。它幫助人們解開了歷史上最大的航海之謎——為什麼這配備了最好的船隻,擁有最先進的技術,由129個人組成的富蘭克林遠征隊會一去不復返?

  印加兒童木乃伊。他們是古人為安撫神明獻上的犧牲品。美國紐約州賓厄姆頓大學人類學家托馬斯·畢森博士這樣描述這些孩子的尸首:他們有的頭部被敲打致傷,有的被割開咽喉而死,有的則是被活埋了。這是那個年代獻祭的幾種方式。孩子們死於非命的尸體把人們帶回到5個世紀以前。

  新疆木乃伊。它出土於中國西部的塔克拉瑪干沙漠,是屬於游牧民族的木乃伊。他們改寫了東西方文明交流的起始時間。(科技日報)
http://scitech.people.com.cn/BIG5/14235057.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