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1日星期四

核危機陰影下的福島災民(上)

核危機陰影下的福島災民(上)
更新時間 2011年 3月 30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43
BBC中文網東京特約記者 文雨
鹿山早就和未婚夫約定好,一旦發生災害聯繫不上,就直接逃往原町市外飯館(Iitate)村匯合。

福島(Fukushima),位於日本東北地區的南端,距離東京200多公里,原本是一個仍保留有自然風貌、平靜祥和的地區。40餘年前,為提高當地的工業化程度和經濟水平,福島向東京電力公司提供土地,在此建設核電站。於是,核電站成為福島人日常生活中一道普普通通的風景。日本三分之一的電力依靠核電。規模龐大的福島核電站,源源不斷地為耗電量巨大的首都圈輸送能量。而311強震造成核洩漏之後,「福島」則成為不安的代名詞,受到全世界的矚目。

任教於關西大學社會學系的古川誠(FURUKAWA, Makoto)是福島人。他還記得小學三、四年級時正逢福島核電站建成,學校組織學生去那裏遠足,參觀這個現代化的電廠。上大學時發生了切爾諾貝利核事故,古川開始感到不安,並同仍在福島的父母談起核電站的危險。他回憶道:「我父母說福島核電站是安全的,不會發生那樣的事故。我又問,萬一爆炸了怎麼辦?父母說,那也沒有什麼辦法。」

這次地震造成核電站爆炸後,家住京都的古川誠驅車700餘公里將父母從福島接到自己家中。因一個偶然的機會,我了解到古川上周末要送擔心家中狀況的父母回福島,便請他順便拜訪幾位災民,問一問那些遭受了地震、海嘯的襲擊之後又被籠罩在核危機陰影下的福島人,他們是如何逃生的?他們怎樣看待面目全非的家鄉?他們又在想些什麼?3月28日,剛從福島回來的古川誠不顧疲勞,在大阪向我轉述了幾個福島人的經歷和心聲。

「一定要在下雨之前離開」

鹿山實紀(KAYAMA, Miki)是古川誠的學生,大學畢業後回到家鄉福島,在相馬(Soma)市的特殊教育學校當老師。她的未婚夫加藤康仁(KATO, Yasuhito)則在原町(Haramachi)市第一中學擔任理科教師。

大地震剛發生時,世界各地的媒體曾驚嘆日本人在滅頂之災面前竟然如此鎮靜和有秩序。這是因為日本人從小就被教育地震、海嘯等自然災害肯定會發生,也都進行過相應的訓練,具備一定的應對災害常識。比如鹿山早就和未婚夫約定好,一旦發生災害聯繫不上時,就直接逃往距離原町市10公里處的飯館(Iitate)村,在那裏匯合。

3月11日地震發生時,特殊學校的學生大多數已放學回家,鹿山實紀正在開會。當晚她和其他未回家的老師和學生,以及前來避難的附近居民在學校過夜,雖然水和煤氣都停了,但並沒有停電。第二天她回到位於南相馬(Minamisoma)市的家裏,正和家人一起收拾被震得亂七八糟的房間時,朋友發來短信告知:15:36核電站的一號機組發生爆炸。鹿山在5點的電視新聞裏確認了這個消息,直覺告訴她必須要遠離這個地方,於是趕緊和家人開車前往飯館村,和從另一路趕來的未婚夫匯合。次日他們逃到更遠一些的川俁(Kawamata)町時,從核電站所在地雙葉(Futaba)町撤出的居民集體前來避難。當晚,39歲以下的災民均被發放碘片,以防止核輻射。

鹿山和加藤在川俁町的避難所停留了3天,雖然想逃往更遠的地方,但又擔心汽油不夠。由於加油站在地震後關閉,令許多災民無法前往更遠更安全的地方避難。3月15日的天氣預報晚上下雨,使加藤下決心依靠有限的汽油逃往更遠的會津若松(Aizuwakamatsu)。加藤研究生畢業,又是理科的老師,對於核輻射的了解比一般人更多――「一定要在下雨之前離開」。他們兩點半出發,抵達會津若松時已是傍晚5點。第二天上午,鹿山和加藤前往會津大學接受全身的核輻射檢測,從10點開始排隊,到下午4點才排到。兩人身上的數值都僅有5-20微希,但從鹿山被雨打濕的鞋底卻測出了1500毫希。

對於如何看待核電站,加藤說他曾在理科課上和學生講過,福島核電站三號機組所採用的方式非常危險。而鹿山則說,自己出生之前家鄉就有核電站,覺得是一個理所當然的存在。從沒聽到有人談起核輻射、核電廠的恐怖,在當地也沒有見到過反對運動。雖然直覺上知道核輻射很可怕,但對於發生事故時到底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卻完全沒有知識。

日本政府已要求距核電站20公里以內的居民全部撤離,20至30公里範圍內的居民不要出門。鹿山實紀現在最擔心的是,在南相馬市的家剛好距離核電站21公里,這1公里之差,到底有什麼區別?即使回到家後不出門,物資運不進來又將如何生活?

在核輻射的陰影下,春天仍就如期而至。在緊張和不安的避難生活中,身為教師的鹿山和加藤都擔心新學期是否能按時在4月開學,也不知道家鄉的未來到底會怎樣。
http://www.bbc.co.uk/zhongwen/trad/world/2011/03/110330_fukushima_people_1_wenyu.shtml

核危機陰影下的福島災民(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