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9日星期二

東京電力涉嫌向搶險員工隱瞞核電站內輻射量

呢個世界仲有冇好和真心顧慮子民的政府!?

東京電力涉嫌向搶險員工隱瞞核電站內輻射量
2011年03月28日08:52
來源:《羊城晚報》

本文導讀:在26日上午的新聞發布會上,當現場媒體提問“是否預先向參加搶險的員工告知過高輻射量”時,東京電力公司高層承認,在“信息共有”方面做得不夠,故未能夠告知在現場作業的搶險員工。

  25日,遭受高輻射的搶險工人送院治療,日本自衛隊需全副武裝並為他們蒙上油布才能護送。
26日,德國柏林再度爆發大規模反核示威。

日本新聞網昨日報道,發生核泄漏危機的福島核電站運營商東京電力公司涉嫌向搶險員工隱瞞核電站內輻射量,令被媒體稱為“福島死士”的搶險員工不慎遭到高輻射。

  明知高輻射 不通知員工

  日本新聞網報道說,在26日上午的新聞發布會上,當現場媒體提問“是否預先向參加搶險的員工告知過高輻射量”時,東京電力公司高層承認,在“信息共有”方面做得不夠,故未能夠告知在現場作業的搶險員工。

  24日上午,來自東電合作企業的3名搶險工人在福島第一核電站3號機組渦輪機房地下室架設電纜時,遭到170至180毫西弗的輻射。東電的解釋是,工人遭到的核輻射來自地下室15厘米深的積水,而在東電前一天的現場檢查中,地下室基本沒有積水,輻射量也處於較低水平。

  日本新聞網指出,在此之前的18日,3號機組已經檢測出高放射性物質,24日作業前,1號機組也檢測出超高輻射量,但是東電方面並沒有將這些信息據實告知前往現場作業的員工,導致員工遭到高輻射。

  東電辯稱,搶險員工可以自行決定是否留守,但同時又承認並沒有查問有無員工拒絕繼續工作。

  入院三人沒有生命危險

  日本共同社26日報道稱,日本千葉市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25日對這3名遭到輻射的工作人員進行了診察,3人都沒有生命危險。

  報道說,其中由於靴子進水而遭輻射的兩人,腳踝以下皮膚受到2至6西弗輻射。據日本《勞動安全衛生法》規定,緊急作業時從事放射線業務的工作人員皮膚能承受的輻射量上限為1西弗(即1000毫西弗)。二人的尿液中也檢測出放射性物質,這意味著他們體內也受到輻射影響。這兩人以后可能會出現灼傷症狀,但像普通灼傷那樣接受同等治療即可。第三人皮膚沒有受到損傷。

  3人都被認為也吸入了空氣中的放射性物質,他們均能獨立行走,預計可在一周內出院。

  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說,所有搶險員工都接受了輻射量監測,包括上述3人在內,沒有員工出現急性輻射症狀。原子能安全保安院25日表示,搶險員工中已有17人遭受了100毫西弗以上的核輻射。

  背景


  福島死士冒死搶險已超10日

  3月15日,福島第一核電站2號機組發生爆炸,核泄危機急速升級,原本在現場搶險的數百名工作人員火速撤離,但有50名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決定留下死守,他們被英美媒體稱為“福島50死士”,形容他們用生命組成了力阻核電站崩潰的人肉防線。

  東電對“福島50死士”的情況諱莫如深,從不公布他們的相關資料,直到23日,才有他們在核電站內工作的照片首次發出。英國媒體報道說,福島死士原來不止50人,他們有180人至200人,以50人一組的方式輪流執勤。

  英國媒體曾報道已有5名死士殉職,但這一消息未獲得日本官方証實。日本媒體則採訪了死士的家人,其家人披露死士確已抱著必死決心,甚至短信回家向親人告別。

  現狀


  睡覺沒有床,隻能吃能量棒

  據日本《朝日新聞》報道,發生事故多日來,一眾福島死士除了24日受過量輻射送院的三人外,大部分人都不曾離開核電站。有家屬向傳媒透露,他們所知道的核電站內很多搶險員工未好好睡過一覺,隻能在椅子上合眼小休1至2小時,站內廁所又無法沖水,衛生情況惡劣。

  神奈川縣一名40多歲東京電力職員,自地震后一直在東京總公司加班,16日回家后不久,就接到命令要到福島搶險,由於事出突然,妻子隻收到他留下的短信:“上了直升機,現在去福島。”

  兩名讀小學的兒子看著父親的同僚在電視中出現,都不安地問母親:“爸爸沒事吧?”據其妻透露,該職員曾參與2007年柏崎刈羽核電廠(這一年7月16日,日本新?地區日發生強震,導致靠近震中的這座核電站發生核泄漏)搶險,仍可致電回家,但這次卻音訊全無。

  到20日,該職員終於透過總公司專線致電回家,表示每天隻能吃能量棒,雖可替換衣物,但沒法洗澡。23日,他再致電回家,說“吸收輻射量差不多到極限了,還沒換班”,令妻子十分擔心。

  就目前東電遭到的嚴厲批評,這名妻子表示理解,但又嘆息:“希望他們明白,在核電站內拼命的,其實都是有家室的普通人而已。”

  事故核電站1號機組昨年滿40歲

  福島第一核電站1號機組到3月26日整整運行營業40年了。在日本所有核電站中,它的“營業年齡”位居“老三”。“老大”是福井縣敦賀核電站1號機組,“老二”是同縣的美?核電站1號機組。日本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暗示,處於事故狀態的福島第一核電站1號機組難以重新運行,即將成為“廢爐”。

  按照最初的設計,昨天本來應該是1號機組退役的日子。但地震發生前的上個月初,東電制定了1號機組長期保守運行的方案,又將其使用壽命延長了20年。

  引以為鑒


  全歐核電站將“體檢”

  據新華社電歐盟領導人25日決定,歐盟將對歐洲核電站的安全狀況進行壓力測試,並呼吁在全球范圍內展開類似測試,以最大程度地確保核安全。

  歐洲理事會主席范龍佩在當天歐盟春季峰會結束后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今年年底前向歐洲理事會匯報評估結果。

  歐盟委員會主席巴羅佐表示,歐盟委員會將出台一套“明確、共同、透明的”測試標准,由各成員國參照這套標准對各自核設施進行嚴格的壓力測試。

  目前,歐盟境內共有143座核電站運行,分布在14個國家,其中法國58座,英國19座。法國總統薩科齊25日宣布,法國將關閉不能通過歐盟標准測試的核電站。(來源:羊城晚報)
http://env.people.com.cn/BIG5/14250365.html

死士薄衫作戰 高層身披鉛衣 如清潔工作服難擋射線 前線﹕我很怕
(明報)2011年3月28日 星期一 05:05


【明報專訊】與輻射作戰的「福島死士」接受英國《星期日電訊報》專訪,聲稱由於鉛製的輻射保護衣嚴重不足,只有少數高層可以穿著,大部分前線勇士和消防員,只能穿類似普通清潔工人的工作服。一名死士直言:「我覺得很可怕,我整天都在害怕。但我知(搶險)很重要,而且務必完成,這就是我的原動力。」

鉛衣不足 「撕不爛」充數

在輻射環境工作,一般需要穿鉛製保護衣,利用重金屬鉛阻擋有害輻射。該報引述前線「死士」稱,核電站內僅得少量鉛製保護衣,只有那些留守在本已有著多重保護建築的「安全避難所」——緊急應變中心的高層才可穿著。

最大保障 輻射監察裝置

相比下,其餘大部分前線死士雖然也配有呼吸機,但只能穿俗稱「撕不爛」的白色Tyvek高密度聚乙烯纖維製用完即棄的保護衣。英國噴漆工人或清潔工人也是穿這種質料的工作服,最多只能防止皮膚直接接觸到輻射物質,卻不能阻擋大部分輻射線的傷害。

報道指,這些工作服只會穿一次,以免衣服表面的輻射污染物累積。前線死士的最大保障,來自胸前配戴的兩個輻射監察裝置,警告輻射是否達危險水平。一位匿名前線死士說:「當局告訴我們,只要不是長時間逗留就沒問題。我們最大的希望,就是不用在最惡劣的廠房長時間工作。」

奉召到場灌水的消防人員福留(譯音)亦說:「我知道有輻射,卻不知有多少。我們只在制服外套上那件白色薄薄的保護衣,沒有其他了。」他說,在執行任務後曾檢測出沾了輻射,當局沒收了他的衣服和襪,他在冲身後再檢測一次,然後獲准離開,「我不太清楚,我相信自己安全吧」。

「沒有輪班制 24小時候命」

目前福島第一核電站大部分廠房都受嚴重輻射污染,工作人員只有在休息時進入「安全避難所」,脫下呼吸機吃點東西,或返回停泊在核電站附近的一艘船洗澡睡覺,吃熱咖喱飯。前線死士之一的田村說:「根本沒有輪班制,我們24小時候命。」他說,他那組最初只有10人,現在增至30人才可每工作1小時休息2小時,但他最多只能跑上船洗澡吃飯,然後再回去。

《星期日電訊報》稱,在訪問當天(上周四),就爆出3名前線死士被輻射水感染送院的消息。搶險隊伍負責人鈴木說:「廠房內氣氛緊張,但我們只能繼續工作。我們都感受到肩上的重擔,但知道全世界看著,每人都在背後支持,振奮了我們的士氣,讓我們感到不是孤軍作戰。」

日本放射線醫學綜合研究所昨表示,3名中招死士今午將出院,返回各自住處,並到附近醫療機構接受進一步觀察。《產經新聞》聲稱,該研究所的精密檢查顯示,其中兩人足部皮膚輻射暴露量高達2000至6000毫希,但只見灼傷等症狀。研究所稱,兩人有內部感染(吸入輻射物)的情况,但因輻射量非常少,「未達需要治療的程度」。另一送院死士因穿長靴,未接觸輻射污水,足部和體內都未發現輻射污染。

星期日電訊報/共同社/中央社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10327/4/nhf5.html
向工人隱瞞高輻射 東電道歉
(明報)2011年3月27日 星期日 05:05
【明報專訊】福島核危機以來,有17名工作人員感染超過100毫希輻射 ,其中最高感染劑量更達198毫希。日本 傳媒報道,東京 電力公司涉嫌向進站搶修的員工隱瞞站內高輻射的事實,東電承認「發放資料不足」,昨就此道歉。

3名東電協力廠商搶修工人,周四早上在3號反應堆鋪電纜時遭高輻射水感染。《日本新聞網》報道,東電昨晨於記者會被問到有否事先告知進入電站搶修的員工站內輻射過高時,東電職員承認未通告員工,資訊發放做得不夠。

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表示,參與救援的員工都接受輻射量監測,暫無人有急性症狀。厚生勞動省早前把核電站工人的全年輻射量上限,從100毫希提高到250毫希,是美國 標準的5倍。東電說員工可自定去守,但承認從來無問員工意願。

兩工人腳中輻射 至少2000毫希

至於暴露在高量輻射下的3名工人,放射線醫學總合研究所檢查後宣布,其中2人足部皮膚輻射暴露量高達2000毫希至6000毫希,但未有灼傷等症狀。此外,2人也出現吸入放射性物質的「體內暴露」情形。《讀賣新聞》引述該研究所緊急暴露醫療研究中心負責人明石真言表示,「暴露量非常高,但屬局部性,相較全身暴露,對健康影響遠小得多」。局部暴露高達3000毫希,可能於5日至2周後出現灼傷。國際原子能機構表示,日本方面指兩名入院工人預計周一出院。

共同社/路透社/中央社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10326/4/ngwk.html

50人堅守核電站專家稱7成人員或在2周內死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