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4日星期四

中國大豆産業面臨生死存亡之戰


中國大豆産業面臨生死存亡之戰
作者:王春雨
文章發于:烏有之鄉
更新時間:2011-3-24

中國,曾經是大豆出口大國。然而,近些年來進口轉基因大豆如洪水般湧進國内市場,使我國天然的非轉基因大豆産業逐漸淪陷。中國4000萬大豆種植者面臨失業和生存危機,主産區的大豆加工企業生産基本陷于癱瘓。

中國大豆産業“不設防”的悲劇

2010年3月,黑龍江省黑河市金秋大豆合作社社長何樹文到北京尋求幫助,這個祖祖輩輩以種植大豆爲生的質樸農民,悲苦地向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員蔣高明反映,洪水一般湧來的美國轉基因大豆已經使上千萬豆農面臨生存困境。蔣高明也深感痛心,他說,比起被美國政府補貼和跨國資本、轉基因武器武裝到牙齒的境外之“狼”,分散而弱小的中國農民正在成爲被吃掉的“羊”。
中國大豆産業協會專職副會長劉登高表示,不設過渡期、3%的低關稅、沒有進口數量限制、又沒及時采取TWO允許的“兩反一保”措施等,是使國外低價轉基因大豆蜂擁而入的主要原因。而國外轉基因大豆的無限量進口和低價傾銷,正在使我國大豆産業逐漸失去最後的生存底線。
不僅豆農處境艱辛,我國的國産大豆加工行業也同樣陷入絕境。一面是高昂的原料成本,一面是低價豆油豆粕的沖擊,雙重夾擊下的國産大豆壓榨企業幾乎是坐以待斃。目前黑龍江68家規模以上榨油企業幾乎全部停産,上百萬加工企業職工的就業受到威脅,農民賣豆無門,收入銳減,我國國産大豆的種植面積急劇萎縮。
與中國豆農的悲苦境況相反,中國大豆産業流失的“血”卻肥了美國農場主。美國農業巨頭孟山都公司2009年公布的财報顯示,由于轉基因大豆和玉米種子銷售創下曆史最高水平,毛利潤達到25.21億美元,同比增長14%。2010年,随着中國進口量的大增,孟山都公司的收入還将進一步增長!

大豆市場上的不公平競争

我國是全世界大豆品種最豐富的産地和目前非轉基因大豆的主要種植區。相比進口的轉基因大豆,我國國産大豆有極大的食品安全優勢。目前歐洲、日、韓等國家和地區都隻進口非轉基因大豆,而美國出口到歐洲、日、韓等國的非轉基因大豆,價格是出口到我國轉基因大豆的二至三倍!然而在國内市場上,我國生産的非轉基因大豆卻被迫混同于國外的轉基因大豆,被迫在同一種價格上競争,這使得我們的品種優勢變成了價格劣勢,出現了優質的非轉基因大豆賣不上好價的現象。
資料顯示,中國的大豆市場發言權已被國際資本剝奪。盡管黃豆1号(中國非轉基因大豆)在中國大連期貨占絕對優勢,但由于壟斷糧商的操控,芝加哥期貨市場的聲音壓倒了大連期貨市場,使黃豆1号的價格跟着黃豆2号(轉基因大豆)跑,如同土雞蛋的價格跟着籠養雞蛋的價格跑一樣,中國綠色有機大豆的市場發言權反而被跨國糧商所剝奪。

美國轉基因大豆擴張戰略的真相

原因很簡單,中國大豆全産業困境是由于美國的轉基因大豆擴張戰略造成的。二戰以後,美國把大豆産業擴張看作政治戰略,于上世紀50年代成立了美國大豆協會。美國大豆協會不是民間組織,現有的60個董事,每一個都是經過逐級推薦,由美國農業部任命的。還設立了幾個專門委員會,也是由政府财政負責資助的。
對此,美國大豆協會也承認:“美國政府高度重視出口市場,因爲擴大出口市場就是保證本國就業。中國進口大豆對美國農民的影響是正面的,而對中國農民的影響是負面的。”
那麽,美國是怎麽打開中國市場的呢?據透露,20世紀90年代經過5年的準備,通過資助中國專家搞課題研究,資助中國畜牧技術項目,請他們到美國學習,辦各種培訓班等辦法,美國大豆敲開了中國的大門。“我們針對中國搞商業化,讓專家幫助說話,這個方法很有效。”
中國大豆協會副會長田仁禮表示,以轉基因大豆低價沖擊我國大豆市場,隻是跨國糧商壟斷中國大豆産業戰略的一部分。由于進口大豆定價權掌握在跨國糧商手中,他們在中國建廠,把中國作爲國際貿易利潤轉換的鏈條,一旦中國油脂企業被全部擠垮或兼并之後,跨國糧商将徹底主導我大豆産業話語權,依靠壟斷優勢,在中國市場攫取高額壟斷利潤。

拯救中國大豆産業刻不容緩

針對當前我國大豆産業發展面臨的困境,中國大豆産業協會、中國工程院、中國農業科學院、黑龍江省大豆協會、黑龍江省農科院等均表示,中國大豆産業背水一戰已刻不容緩:要從戰略高度對待轉基因技術,從長治久安的高度規劃大豆産業的發展。
首先,明确“大豆進口應以不損害國産大豆産業”爲原則,應以不危害農民和職工就業、不危害國家糧油安全爲底線。
其次,在我國當前大豆加工能力已經嚴重過剩的情況下,要堅決限制國内外企業再度新建和擴建以加工進口大豆爲主的加工能力。
第三,國家應該對轉基因與非轉基因大豆産品拉開價格檔次,進一步嚴格這方面的标識規定,以便消費者識别和選擇。很重要的一點是,在近期轉基因和非轉基因大豆價格還沒拉開距離的情況下,國家應加大補貼力度,總之不讓外資低價傾銷的陰謀得逞。具體來說,補貼資金不僅補到加工企業,而且應直接補到豆農手中。
第四,我們要理直氣壯地利用國際貿易原則賦予的權利,維護我國的農業産業利益,以反傾銷手段突破國際糧商的進逼。
長遠看來,我們應該從戰略高度對待轉基因技術,設立大豆産業發展基金,特别要大幅增加國家對農業的投資,建立國家大豆品種資源保護區和非轉基因大豆保護區,發揮非轉基因在食品安全、食品加工方面的優勢,建立我國大豆安全保障體系。
中國優質的大豆品種是世界公認的,蛋白質含量達43%以上、油脂20%以上、畝産200公斤的大豆品種有上百種,甚至超過轉基因大豆的畝産。連美國大豆協會的人員也承認,“中國的大豆産業大有可爲。和中國的非轉基因大豆比,美國的非轉基因大豆成本高,沒有競争優勢。中國沒有必要跟風去搞轉基因大豆”。
權威專家表示,隻要改變我國“農戶一盤散沙,企業孤軍奮戰”的落後産業體系,廣泛扶持農戶成立合作社,實行規模化種植,形成以專業合作社與加工企業密切配合的專種、專儲、專用、深加工式的新型大豆産業鏈,打造出國産大豆及其加工産品的系列品牌,實行産業一體化生産,通過聯合、收購、兼并等手段,形成以民族大糧商爲首,包括中小型大豆壓榨企業、大豆貿易商以及資本市場投資公司等在内的産業集群,我們的大豆業就會迎來轉機和複興。
(《環球視野》第358期,摘自2010年第18期《半月談》)
http://www.wyzxsx.com/Article/finance/201103/223055.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