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6日星期六

香港財稅的制度性掠奪


盧麒元:香港财稅的制度性掠奪
作者:盧麒元
文章發于:烏有之鄉
更新時間:2011-3-26

香港稅制向富人傾斜,實際稅負遠高于國際水平,隐形稅負大部分成爲資産持有者收益。

盡管香港财政司修改了财政預算案,向香港市民大派現金,但還是不能平息民間的怨氣,周末仍有萬人上街遊行,尤其是八零後青年繼續在夜間靜坐請願,要求解決香港長遠社會問題。

香港的八零後現象,是新井田制的必然結果——以官僚爲縱,以資本爲橫,粗暴地分割并壟斷了香港一切資源。這是一種具有封建本質的現代型制度安排。在殘酷的新井田制之下,紡錘型的社會結構(中産階級爲主體)再次被踩成了啞鈴型(富人和窮人爲主體)。新井田制下的香港,窮人其實已經成爲依附于資本的新佃農。

香港以「低稅負」吸引各路資本,但新井田制下的「低稅負」是非常虛?的。筆者曾經估算過,如果将香港居民超常規的供樓支出和房租折算成稅負,香港中産階級的實際稅負至少占個人收入所得六成以上,遠高于港人的名義稅負,也遠高于國際平均稅負水平。事實上,香港中産階級實際生活水平之低,内地同胞很難想象。

香港回歸之後,悍然取消了遺産稅,卻一次次大幅度增加煙草稅。這是在減免富人稅負,這是在增加窮人稅負。煙草稅看似小事,卻代表了一種傾向。香港稅政在靜悄悄地蛻變。就稅政而言,香港是一個原始而落後的地區。

港人未必清楚,個人隐形稅負一小部分成爲政府财政收入,大部分成爲資産持有者收益。香港在用制度維持着一個特殊食利階層的超級利益。這在現代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已經極其罕見了。在香港,一小部分人的風花雪月背後,掩藏着大多數人的辛酸和凄涼。

當一個經濟體的社會資本被集中于少數人手中,并非用于擴大再生産或提高生産率水平,而是形成龐大的外部性消費,将會導緻這個經濟體系迅速衰落。這是一個普世并普适的政治經濟學原理。香港已經開始步入曆史性的衰落過程。香港的所謂制度優勢,将來會變成一個幼稚的笑話!

煙草稅,以健康爲借口,貌似合理稅項,其實是一種階層歧視性的不道德政策。吸煙人在不違反公衆利益的前提下,擁有吸煙的權力。吸煙人被迫繳納懲罰性稅負,是一種公然侵犯人權的行爲。當然,煙草稅問題僅僅是香港稅政不公的一個縮影。香港稅政問題的根源,在于香港貴族化的治理結構。香港的精英階層貌似自尊而自負,其實自卑而輕賤,他們是聽不進去非洋人的聲音的。香港市民階層相當的迷信,他們以爲港英遺留的制度是天下最完美的制度。悲劇之所以成爲悲劇,就在于善良民衆的集體蒙昧。

筆者至今仍然感歎前特首董建華先生在香港的遭遇。一個真正具有悲憫情懷,并真誠關愛平民的長者,被他所悲憫和關愛的人們無情地抛棄了。董先生是一個令人尊敬的政治家,他明明知道他的經濟政策觸犯了新井田制中貴族集團的既得利益,他仍然毅然決然地推行。董先生一頭撞到了鋼筋水泥鑲金邊的高牆上。他的行爲被描繪成了愚蠢和固執,遭到了輿論無所不用其極地嘲諷。上下逼迫,左右圍攻,董先生隻能提前下課了。但是,曆史将會證明,董建華先生是對的。如果香港人理解董建華,香港或許還可以繼續繁榮五十年。很遺憾,悲劇從倒董的那一天就開始了。新井田制最終會葬送香港所有的優勢。

一個略備财政知識的人,都可以計算一下香港的未來。至少,你可以計算一下二零一七年香港的财政狀況。老實說,筆者感到非常悲觀。當一根一根的經濟支柱被摧毀,一個曾經充滿活力的經濟體系隻能衰落了。筆者實在看不到香港可以用什麽辦法維持六年後的财政平衡。請想象一下大陸貧困地區接受中央政府救濟的狀況吧。難道要讓并不富裕的大陸同胞來供養一個如此奢華的政府嗎?

筆者無法欣賞香港精英階層的水平。經濟政策是需要一點兒邏輯性的。金融中心是生産融資和貿易結算的産物。生産中心和貿易中心統統北移了,還空喊什麽國際金融中心呢?中國大陸門戶洞開,誰非要來跳窗戶呢?最後一根支柱倒了之後,香港的财政平衡如何維持呢?筆者以及很多關心香港的人士提出了一系列建議,統統石沉大海。

香港真正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如何提高生産率水平。然而,提高生産率水平,就必須重新配置資源。當然,那必然會觸動官商集團的利益。董建華的教訓實在是太深刻了。深刻到沒有人再敢用頭去撞那道牆。真的很可笑,一遍一遍地玩煙草稅,一年一年地王顧左右而言他。

可悲的香港稅政!然而,更可悲的,是那些說别人懵懂的老少懵懂們!豪宅裏的黃四郎們是不吸煙的。他們的吸管插在「磚頭」裏,他們在吸吮「佃農」們的血。可憐的「佃農」們,卻連煙都吸不起了。

五十年不變,關鍵是稅政不變。當遺産稅取消的那一天,香港的稅政就開始蛻變了。親愛的香港市民們,馬照跑,舞照跳,還有意思嗎?■

本文載于《亞洲周刊》二十五卷十一期
http://www.wyzxsx.com/Article/view/201103/223384.html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