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3日星期五

全球憤怒:99%對1%大聲說“不”!

全球憤怒:99%對1%大聲說“不”!
作者:我是公社小社員
文章發于:烏有之鄉
更新時間:2011-9-23

大道國學者夏商先生曰:據《人民日報》報道,憤怒之年的憤怒事兒,從年初開始的阿拉伯世界的動蕩迄今仍持續發酵,希臘和以色列出現大規模抗議示威,英國倫敦發生了令人瞠目的騷亂,如今就連美國也遭遇了民衆憤怒的大爆發。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吉迪恩·拉赫曼把2011年稱爲“全球憤怒之年”。另據媒體報道,“占領華爾街”的示威者們宣稱:“我們全體的共通點在于,我們是占總人口99%的普通大衆,對于僅占總數1%的人貪婪和腐敗,我們再也無法忍受。”與此同時,奧巴馬的增稅計劃,一下子惹惱了占美國納稅人0.3%比例的富豪資本階層,被共和黨議員怒罵是在搞“階級鬥争”。99%對1%,或是99.7對0.3%,美國資本政客也正點中了“全球憤怒之年”的“戲眼”。
而時下,中國人的憤怒,似乎還主要集中在外交部的“抗議”上,特别是集中在美國對中國屢屢“抗議”的置若罔聞和得寸進尺上。我們不妨先看幾條相關時訊,然後再繼續讨論。

【1】楊潔篪敦促美方立即撤銷售台武器錯誤決定

據新華網2011年09月23日報道,正在美國紐約出席第66屆聯大一般性辯論的中國外交部長楊潔篪22日敦促美方糾正售台武器的錯誤做法,立即撤銷上述錯誤決定,停止對台軍售和美台軍事聯系,以實際行動維護中美關系大局和台海和平穩定。楊潔篪在講話中闡述了對中美關系的看法,重點就美售台武器問題表明中國政府的嚴正立場。楊潔篪說,中美關系不僅關系到中美兩國人民的福祉,也影響着世界的未來。維護好、發展好中美關系是雙方義不容辭的責任。

【2】伊朗總統聯大發言炮轟西方 美法等代表退場抗議

據中新網2011年09月23日報道,伊朗總統艾哈邁迪-内賈德22日在紐約舉行的第66屆聯合國大會上發表演說,痛批西方國家政策及價值取向,并指美國以“9·11”事件爲借口發動戰争,導緻美國與其它西方國家外交官,紛紛退場表不滿。據報道,艾哈邁迪-内賈德雖未點名任何國家,但強烈抨擊美國與盟邦在多場戰争與金融危機中扮演的角色,并呼籲大國爲奴役他國的行爲提出賠償。

艾哈邁迪-内賈德提起2001年9月11日美國紐約和華盛頓五角大廈遭到攻擊的事件時,表示這些事件是美國進軍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借口”,質疑其中“似乎另有文章”。他還說,一些傲慢國家“利用受到殖民主義影響的帝國主義媒體網絡,威脅以制裁和軍事行動對付質疑大屠殺事件和"9·11"事件的人。”他說,60年來,猶太人遭大屠殺事件一直被 “猶太複國主義”者用作借口。艾哈邁迪-内賈德并表示:這些國家“公然支持種族主義。他們通過軍事幹預削弱别的國家,摧毀他國的基層建設,掠奪他國的資源,使這些國家更得仰人鼻息。”

報道指,艾哈邁迪-内賈德的“炮轟”引發了西方與會代表的不滿,美國和法國代表帶頭離席,退出會場以示抗議,其它西方國家的代表随即跟進,約有十餘人退場。

【3】美國30年期國債兩日收益率創3年最高跌幅


據鳳凰網财經2011年09月23日訊,30年期美國國債價格周四上漲,收益率的兩日跌幅創下将近3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原因是市場擔心全球經濟将再度滑入衰退,導緻全球股市下滑。10年期美國國債價格上漲,收益率下降14個基點,至1.72%,此前曾觸及1.6961%,創下自美聯儲從1953年開始編纂這一數據以來的最低水平。

【4】經濟前景擔憂加劇 全球股市及商品市場全面暴跌

據鳳凰網财經2011年09月23日訊 美聯儲22日宣布的扭曲操作引發了全球範圍内的失望情緒,聯儲有關經濟前景的警告更讓投資者憂心忡忡,全球股市以及商品市場22日全面暴跌。

【5】日專家撰文稱日本中産階層逐漸崩潰走向貧困

據環球網2011年09月23日報道,日本内閣府的統計顯示,日本國民的人均家庭收入已經連續幾十年減少。2009年的人均收入爲248萬日元(約合20萬人民币),比創下峰值的2007年減少了15%,同時也比10年前也減少了10%。“3·11”日本大地震的發生更導緻了這一現象的加劇。日本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熊野英生也發表文章認爲,日本中産階層正在逐步崩潰,走向貧困。

韓國《朝鮮日報》9月22日發表了熊野英生的文章。文章指出,過去在日本社會占多數的中間階層減少,對消費造成巨大打擊。從經濟學角度可以将這一消費變化評價爲“競争結構讓消費者買到廉價又好吃的食物”。但經曆日本經濟飛速發展期的一代卻感歎:“越來越多的日本人囊中羞澀,隻能選擇廉價的餐廳。”

文章說,圍繞最近10年家庭收入分布的變化,衆多日本政治家表示“貧富差距擴大”。也就是說,少數富人變富,多數人成爲犧牲品,收入進一步減少。雖說日本的高收入者增加,但增加的人數10年來隻占0.1%。民粹主義會誇大這種錯覺。兩極化邏輯隻不過是把家庭收入減少的責任轉嫁給他人,把民衆的不滿引向他人的“政治秀”。

在談及日本人爲何“變窮”這一問題時,文章說,經濟邏輯上有兩種正确的答案。第一,日本經濟停滞,企業壓榨中間收入階層的工資。第二,中上遊收入階層退休後,靠養老金生活。日本企業從上世紀90年代後期開始減少年輕人的新增工作崗位,而且也沒有提高年輕人的工資。随着這種狀況長期持續,他們到了中年人也拿不到過去中年人的工資。由于企業對下一代給予與上一代不同的待遇,職工的收入全面走下坡路。這就是引發收入分布變化的原因。

過去的10年,在勞動者中年收入超過700萬日元的階層顯著減少。而在由私營業主和靠養老金生活的人組成的非勞動者中,年收入爲300萬至400萬日元的階層大幅增加。中間階層勞動者減少,而且随着年齡的增長,他們退休後淪落爲低收入階層。

熊野英生文章中還指出,在日本不能進入大企業的年輕人在社會提高能力的機會也越來越少。在企業内部年長者不再緻力于培養年輕人才,隻重視短期内提高業績。結果,無數年輕人感歎“未來看不到希望”。“日本經濟未來灰暗”并不隻是說說而已。日本年輕人非常清楚即使就業後認真工作,待遇也不可能上升,更不可能成爲象征着日本繁榮的中間階層。文章認爲,任何一個國家隻要中間階層不繁榮,就不能實現國家的繁榮。

【6】網聞博評:美國爲何要這樣屢屢欺負“最大債權國”?

如前所述,就在這“全球憤怒”之秋,美國又“對台軍售”了,美日又來關切“南海航行自由”了,就連印度也遠渡重洋來南海“揩油”了!如果中國13億人還都沒有失憶的話,那麽就應該清楚,自新中國成立60多年來,美國支持“藏獨”勢力、培植“台獨”勢力、扶植“疆獨”勢力、組織美日韓黃海東海聯合軍演、串聯美越菲南海聯合軍演等等,美國企圖分裂滅亡中國的行動何曾停歇過?特别是近年來,南海周邊諸國哄搶中國島嶼領土,瘋狂竊取中國南海石油資源,還不是因爲有美國在背後撐腰壯膽嗎?

盡管,從歐洲到北非中東乃至到南亞,已經市場經濟“國際慣例”和自由民主“普世價值”的國家,都已紛紛陷入騷亂動蕩的“全球憤怒”漩渦。也盡管因遲遲沒有獲得西方發售的“市場經濟地位”标簽,中國雖有些委屈哀怨。但幾十年來,通過出口退稅政策鼓勵外向型經濟發展,中國不斷以廉價商品補貼着西方富國的高消費,而且還不斷用出口創彙的“百姓血汗錢”在買美債買歐債買日債。中國救美國救歐洲救日本乃至救世界的功勞,也曾獲得了“世界負責任大國”的稱号。特别是對美國,中國至今還蟬聯着“最大債權國”的桂冠。“市場經濟地位”的标簽不給貼上也就罷了,但“國際社會”多少也該給一些“和平發展”與“互利共赢”的善意回報吧?

然而,但是,結果竟然爲何總是這樣呢?蒼天啊,大地啊,這到底是爲了什麽呢?!!!

自身的權益都保護不了,自身的尊嚴都維護不了,還怎麽以聯合國常任理事國身份給世界主持公道伸張正義?伊朗總統艾哈邁迪-内賈德爲何就敢站在聯大講台上,面向世界仗義執言?難道僅僅就是因爲伊朗不是“世界負責任大國”嗎?“中美關系不僅關系到中美兩國人民的福祉,也影響着世界的未來。維護好、發展好中美關系是雙方義不容辭的責任。”這就是“世界負責任大國”外交部長在聯大展示的大國風範嗎?這究竟是對美國的抗議和痛斥,還是在自責和表決心?“敦促美方糾正售台武器的錯誤做法,立即撤銷上述錯誤決定,停止對台軍售和美台軍事聯系”,這樣的話已經重複多少次了,帶個錄音機重放一下就行了,還需要外長大人親自到聯大去重複嗎?

問題是,美國多年來還依然是我行我素,而楊外長也是繼續“例行公事”似的舊調重彈,這樣的“家醜”還需要拿到聯大去公演嗎?難道不怕包括伊朗在内的亞非拉兄弟們笑話嗎?

仔細想來,正是因爲不上市場經濟“國際慣例”和自由民主“普世價值”這個“洋當”,伊朗才沒有遭遇“美元綁架”和“洋劫持”。因此,伊朗總統艾哈邁迪-内賈德才敢在美國家門口“我行我素”,而美國等西方資本列強代表也隻剩下“退場抗議”的無奈了。而美國及西方之所以敢對中國得寸進尺,或許也正是因爲中國太在乎這個“市場經濟地位”和“世界負責任大國”的頭銜了。可這樣的孜孜以求,又到底是爲什麽呢?難道就是爲了這個“世界洋白勞”的受氣包角色嗎?

【7】全球憤怒:還有多少忽悠可以重來?

如前所述,從最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美國,到新興資本主義國家印度,再到落後的資本主義國家突尼斯和埃及,“貧富差距”和“貪婪腐敗”也都是彼此彼此。按照世界流行的市場經濟和“普世價值”教義,似乎“貧富差距”、“社會不公”和“貪婪腐敗”,都應是“獨裁專制”國家的專利,根本不可能與資本主義搭上邊的。可“全球憤怒之年”的殘酷現實,卻硬是打破了這個“市場萬能”和“民主萬能”的資本主義神話。99%對1%,或是99.7對0.3%,美國資本政客所言的“階級鬥争”,才是這個“全球憤怒之年”的真正“戲眼”所在。于是,在西方世界的“金融首都”,“占領華爾街”運動的示威者們才直接發出了“現在就要革命”和“終結資本主義制度”的怒吼!

除了這個“市場萬能”和“民主萬能”,西方“普世價值”騙子們還有一個流行的欺世謊言,稱爲“橄榄球型”社會結構和“中等收入陷阱”。但在這個“全球憤怒”的世界圖景中,我們也同樣找不到這個“橄榄球型”的“理想國”在哪裏?那個壯大的“中産階級”在哪裏?而這個“全球憤怒”的危機漩渦,又與“中等收入陷阱”有何幹系呢?騙子就是騙子,“橄榄球型”的數據模型與“GDP泡沫”,都隻不過是這個“美元帝國”的“貨币殖民”時代背景闆下的“西洋魔術”和“數字魔方”。99%對1%,或是99.7對0.3%,這才是用任何“皇帝新衣”都掩飾不了的唯一真實!

是屬于99%一方,還是屬于1%一方?是爲99%一方的利益着想,還是爲1%一方的利益代言?這種階級立場和階級傾向,是世界上任何人都逃脫不了且不容回避的選擇。而99%的“全球憤怒”,也恰恰是因爲被世界上的1%忽悠欺騙得太久了!正如“占領華爾街”的示威者們所言:“我們全體的共通點在于,我們是占總人口99%的普通大衆,對于僅占總數1%的人貪婪和腐敗,我們再也無法忍受。”而美國政客公開聲言“階級鬥争”,也是因爲他們同樣強烈地預感到,世界已經進入深刻變革的時代前夜!

有私有制,就會有貧富分化和階級剝削。有階級剝削,就會有階級鬥争和階級革命。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爲轉移的社會規律,也是這場“全球憤怒”的時代濤聲。人類社會的文明進步,終究是以最廣大的人民群衆爲主體的社會運動。以資爲本,金錢至上,人類被金錢資本所奴役的時代,是1%綁架和奴役99%的罪惡。人類社會的集體意志和力量,總是站在多數人一邊,這才是民主的真谛,也才稱爲人民民主。社會的公平正義,必将随着人民民主的實現而到來。這是全世界99%的希望,也是每一個99%的社會責任和曆史使命!

【8】鑒古往而知興替,讓曆史告訴未來

亦如網聞博報小社員在此前的《憑什麽不許奧巴馬鬧革命?》、《叢林戰争:“美元帝國”崩潰的前夜》、《美元綁架:中國“入世”的“誤會”?》、《美債危機:“不革命”就會“被革命”!》、《“紐約起義”:“階級鬥争”風動美歐》、《紐約之秋:“占領華爾街”成“數學題”》即《憤怒之年:中國咋成“抗議大國”?》等《日出西邊/風動中國》系列文章所述,回望來路,從“向錢看”争先富,到接軌市場化私有化“國際慣例”,到形成出口導向型的外向型經濟發展模式,再到貧富兩極分化和“黃賭毒黑腐假”沉滓泛起的“道德滑坡”,直到現在的美債危機和“輸入性通脹”危機,我們辛辛苦苦做出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GDP大蛋糕”,卻原來并不定吃也不定用。頂多,隻算是給救美國救歐洲救世界作出了“負責任大國”的貢獻。

爲何會這樣呢?難道我們不正是從“向錢看”開始,便把“GDP大蛋糕”和美元貨币真當成了自己的财富嗎?可到頭來,自己真金白銀的物質财富,卻被“虛拟”給了西方富國,而自己僅僅隻是落了一堆“看起來很美”的數字和不斷貶值縮水的紙鈔!現在,中國社會的貧富兩極分化和“輸入性通脹”危機,還看不到盡頭。與其說這是以“東莞模式”爲代表的外向型經濟發展模式已走到了盡頭,倒不如說是“向錢看”的思維模式已經陷入絕境。拜物拜金,反而失财。自私自利,反倒自損自殘。

拜金拜富,就得學習世界上最富裕發達國家的先進經驗。接着1840年“鴉片戰争”以來的“西學東漸”,西方資本買辦精英通過世界輿論大合唱,順着中國人“向錢看”争先富的“求學”願望,又循循善誘地給我們送來了“科技崇拜”、“市場崇拜”、“GDP崇拜”、“法治崇拜”及“普世價值崇拜”等一整套“西洋套餐”。這裏面最核心的教義,還是市場化私有化“國際慣例”,簡稱“市場經濟”。

于是,在這個市場經濟的全球财富盛宴狂歡中,世界經濟繁榮景氣時,貧窮的中國人以血汗勞動供養美國和西方富國消費。而當經濟景氣低迷危機海嘯來臨時,遭受“血汗錢”縮水蒸發和“輸入性通脹”打擊最慘重的,還是貧窮的中國人。窮國供養富國,窮人供養富人,這究竟是哪門子的“國際慣例”和“普世價值”?

忘記曆史,就意味着背叛。對敵人的視而不見與寬容,就是對國家和人民的犯罪。我們今天實現危機突圍的出路,同樣需要回歸到曆史的起點上再出發!

http://www.wyzxsx.com/Article/view/201109/263790.html

Peter Schiff: “當然我們不打算還錢給中國人”

佔領華爾街 - 美國自己的阿拉伯之春?

美國的抗議活動蔓延至1,000個城市

來自匿名的信息給99%的我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