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8日星期四

美國帝國在拉美後院的反攻與失敗


美國帝國在拉美后院的反攻與失敗
詹姆斯·佩特拉斯 管彥忠編譯
2010年10月27日22:10
來源:人民網

引言

  美國對委內瑞拉的政策在戰術上有很多轉變,但是目的總是同樣的:推翻查韋斯總統,反對大企業的國有化進程,取消社區委員會和基層的工會組織,使這個國家回到依附國的地位。

  華盛頓對委內瑞拉2002年4月的軍事政變提供資助和政治上的支持,支持2002-2003年業主的罷工、一次公民投票和媒體、政治組織、非政府組織破壞政權的沒完沒了的圖謀。至今白宮所有的努力都失敗了,查韋斯一次又一次在自由的選舉中獲勝,軍隊保持了忠誠,城市和貧窮的農村大多數居民支持政府,也得到數量龐大的工人階級和在公共部門就業的中產階級的支持。華盛頓不能接受民選的查韋斯總統的政府。相反,面對它在委內瑞拉國內合作者的每次失敗,白宮越來越多地採取一項“外部的”戰略,在委內瑞拉周圍建立一個強大的“軍事紐帶”,在整個中美洲、南美洲北部和加勒比保持軍事存在,包圍委內瑞拉。

  奧巴馬的白宮支持了2009年6月推翻民主選舉的塞拉亞總統的洪都拉斯軍事政變,用一個支持華盛頓反對查韋斯的軍事政策的傀儡政權取而代之。五角大樓2009年在烏裡韋總統的支持下,在哥倫比亞的東部建立了7個軍事基地,瞄准委內瑞拉的邊界,烏裡韋與毒品和准軍事人員有聯系。2010年中華盛頓與哥斯達黎加右翼的欽奇利亞總統的政府簽署了一項空前的協議,以便派7000名美國戰斗部隊的士兵、200架直升飛機和數十艘戰艦進駐這個中美洲國家,目標還是對准委內瑞拉,借口是打擊販毒。現在美國正在與右翼的巴拿馬總統馬蒂內利談判在原來的巴拿馬運河區建立一個軍事基地的可能性,與第四艦隊一起在海岸巡邏。美國有2萬名士兵在海地,在阿魯巴(荷蘭在加勒比的海外領地)有一個空軍基地。華盛頓從東面和北面圍堵委內瑞拉,建立派出軍隊的地區,以便在委內瑞拉國內情況有利時進行直接干涉。

  白宮對拉丁美洲的政策是軍事化,特別是對委內瑞拉,這是它全球的武裝對抗和干涉政策的組成部分。尤其是奧巴馬政府擴大目標,號召在四大洲的70多個國家從事地下敢死隊的活動,向阿富汗增派了3萬多美國士兵,它還有領取薪水的10多萬雇佣兵,他們穿越邊界滲入巴基斯坦和伊朗,向伊朗的武裝恐怖分子提供物質和后勤支持。奧巴馬通過在北朝鮮海岸和中國海的軍事演習加緊挑舋,這引來北京的抗議。突出的事實是奧巴馬增加了1萬億美元以上的軍事預算,盡管存在經濟危機和巨額赤字,但他號召緊縮,削減了社會保險和醫療保險的支出。

  換句話說,華盛頓對拉丁美洲的軍事態度,特別是對查韋斯總統民主的社會主義政府的軍事態度是美國對任何拒絕屈從於美國統治的國家或運動做出的普遍的軍事上的回答。問題是白宮為什麼採納軍事的選擇?美國為什麼將對外政策軍事化以便面對堅定的反對派獲取有利的結果?其部分回答是美國已經失去了它過去擁有的幾乎所有的經濟上的影響,這曾經使它能推翻對手的政府或是使其屈服。亞洲和拉丁美洲國家的經濟多數已經實現一定程度的自主。其他的經濟不再依靠美國施加影響的國際經濟組織,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它們得到商業貸款。多數國家已將它們的貿易和投資的准則多樣化,加深了地區之間的聯系。在一些國家如巴西、阿根廷、智利或秘魯,中國已經取代美國成為主要的貿易伙伴。多數國家已經不再尋求美國的“援助”來鼓勵增長,而是試圖對跨國公司採取共同的措施,常常是定居在北美以外的跨國公司。華盛頓越來越多地採取採用軍事的選擇,以至不再將扭曲國家的經濟臂膀作為保障順從的有效工具。華盛頓沒有能力重建它國際經濟杠杆,以至美國的金融精英已經使國家的工業空心化。

  美國由於它沒有能力適應全球勢力的重大變化而帶來的外交上的重大失敗,促使華盛頓放棄政治談判,承諾進行軍事干涉和軍事對抗。美國的議員們還生活在凍結了的上個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那是屈從的政府和經濟掠奪盛行的年代,當時華盛頓得到世界性的支持,將企業私有化,利用公共債務提供資金,在國際市場上幾乎沒有遇到困難。90年代末出現亞洲資本主義的高潮,大規模地反對新自由主義,在拉丁美洲中-左政權增加,不斷出現經濟危機,美國和歐盟証券市場的嚴重垮台,商品價格的上漲,這些導致全球勢力的重新整合。華盛頓仍按幾十年來的調子努力實施它的政策,與市場多樣化新的現實、新興的大國、與新的選民群眾有聯系的相對獨立的政治制度發生沖突。

  華盛頓孤立古巴和委內瑞拉的外交建議遭到所有拉美國家的拒絕。拉美國家拒絕美國恢復將美國出口商的利益放在優先地位和保護美國沒有競爭力的生產者的自由貿易協議的企圖。奧巴馬政府決定不承認帝國外交權力的局限,不使它的建議溫和一些,越來越採納軍事的選擇。

  華盛頓通過一項干涉主義的政策以重申帝國的勢力的斗爭沒有收到比它的外交措施更好的結果。美國支持在委內瑞拉(2002年)和玻利維亞(2008年)的政變因民眾運動和軍隊對現行政權的支持而遭到失敗。同樣,在阿根廷、厄瓜多爾和巴西,由工業、礦業、農業出口部門的精英以及民眾階層支持的后新自由主義政權使新美國的新自由主義的精英們后退,這些精英堅持90年代和以前的政策。使國家不穩定的政策沒有代替這些新的政府制定的相對獨立的外交政策,它們拒絕回到美國佔絕對優勢的舊秩序。

  在由於右翼政治家當選執政美國恢復它的政治地盤的國家,是因為它能夠利用中-左政府(如在智利)的耗竭, 政治欺騙和軍事化(如在洪都拉斯和墨西哥),鞏固一個高度警察化的國家(如在哥倫比亞)。這些選舉的勝利特別是在哥倫比亞使華盛頓相信,軍事的選擇加上干涉和深刻利用開放的選舉進程,是在拉丁美洲特別是委內瑞拉阻止轉向左派的辦法。

  美國對委內瑞拉的政策:將軍事策略與選舉策略相結合

  美國竭力推翻委內瑞拉查韋斯總統的民主政府,採取多種策略反對過去的民主對手。這些策略包括侵犯的邊界,讓哥倫比亞的准軍事人員越過邊界進行襲擊,在80年代支持反對派削弱尼加拉瓜的桑地諾民族解放陣線的政權。美國的意圖是包圍和孤立委內瑞拉,這類似於華盛頓在上個世紀下半葉反對古巴的政策。美國通過各種機構和偽裝的基金會向委內瑞拉的反對派團體、政黨、媒體和非政府組織提供資金,這是1070-1973年美國對智利薩爾瓦多?阿連德民主政府制造不穩定,2007-2010年反對玻利維亞的總統莫拉萊斯及本地區其他許多政府採用的策略的翻版。

  華盛頓採用多種渠道的政策旨在使精神戰升級,其基礎是不斷地加強對安全的威脅。軍事的挑舋中部分地檢驗委內瑞拉的安全措施,探測其地上、空中和海上防御的弱點。這類挑舋也是一種消耗戰略的組成部分,其目的是迫使查韋斯政府將其防御的軍隊進入戒備狀態,動員民眾,進而明顯地減少壓力,直至下一次挑舋活動。美國的意圖是使委內瑞拉政府面對威脅經常影射美國失去權威,目的是減弱其警惕性,當情況允許的時候,進行適時的打擊。

  華盛頓在國外的軍事積累被看成是恐嚇可能試圖與委內瑞拉建立更密切的經濟關系的拉美和加勒比國家。美國展示力量被看成是推動委內瑞拉國內的反對派更有進攻性。同時以對抗的態度針對查韋斯政府的軟弱或溫和的階層,他們對爭取和解焦急和沒有耐心,正為做出讓步付出代價,對反對派和哥倫比亞桑托斯總統的新政府沒有顧忌。美國日益增加的軍事存在是為了使國內的進程激化,避免委內瑞拉與中東和其他反對美國霸權的政府加強越來越密切的關系。華盛頓的賭注是進行軍事升級,開展心理戰,將委內瑞拉與革命的起義運動聯系在一起如哥倫比亞的游擊隊,使它們拉開與查韋斯在拉美的盟友和朋友的距離。同樣重要的是,華盛頓沒有根據指控委內瑞拉容忍“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游擊隊的營地,其意圖是向查韋斯施加壓力,讓他減少對本地區所有社會運動的支持,包括巴西的無地農民運動,以及對哥倫比亞的非暴力的人權組織及工會的支持。華盛頓尋求政治上的兩極分化:美國或查韋斯。它拒絕今天存在的華盛頓與南方共同市場在政治上的分化,后者是經濟一體化組織,由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和烏拉圭組成,委內瑞拉正處在加入該組織的過程中。這個組織與美洲玻利瓦爾聯盟進行協調,后者的成員國有委內瑞拉、古巴、玻利維亞、尼加拉瓜、厄瓜多爾和一些加勒比國家。

  “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游擊隊的因素

  奧巴馬和哥倫比亞前總統烏裡韋指控委內瑞拉為哥倫比亞游擊隊提供殿堂。實際上這是一種詭辯,是向查韋斯總統施加壓力,讓他揭露或至少要求“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游擊隊根據美國和哥倫比亞政府強加的條件放棄武裝斗爭。

  按照美國國務院和烏裡韋的說法,該游擊隊已是一支衰落的、孤立的殘余勢力,已被反起義運動所戰勝。一名哥倫比亞研究人員提出的關於打擊游擊隊的報告說,最近兩年游擊隊在全國三分之一以上的地區鞏固其影響,波哥大政府隻控制著國家一半的領土。在2008年遭到重大失敗以后,“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游擊隊和“民族解放軍”游擊隊在2009年和2010年取得進展,去年造成1300多名軍人死亡,今年增加近一倍。游擊隊的重新出現和取得進展對華盛頓反對委內瑞拉的軍事運動具有重要的意義。這也反映了它的“戰略盟友”桑托斯政府的立場。第一,盡管美國對哥倫比亞的軍事援助達到60多億美元,但是為消滅游擊隊開展的反對起義力量的運動遭到了失敗。第二,游擊隊的攻勢在哥倫比亞開辟了“第二個陣線”,削弱了美國利用哥倫比亞作為“跳板”入侵委內瑞拉的全部圖謀。第三,在國內階級斗爭越來越緊張的情況下,有可能新總統桑托斯試圖緩和與委內瑞拉的緊張關系,希望將部署在與它的鄰國邊界上的軍隊用於打擊日益發展的游擊隊,明確號召結束游擊隊的斗爭,武裝運動的重新出現對於削弱美國為首的干涉前景肯定是一個重要的因素。

  結論

  華盛頓多渠道的政策旨在使委內瑞拉政府不穩定,總的來說適得其反,已經遭到重大的失敗,收效甚微。反對委內瑞拉的強硬路線在主要的拉美國家沒有得到任何支持,隻有哥倫比亞除外。受到孤立的是華盛頓,而不是加拉加斯。軍事威脅使查韋斯採取的社會經濟措施激化,而不是溫和。來自哥倫比亞的威脅和指控加強了委內瑞拉的內部團結,除了反對派團體的強硬核心之外。也使委內瑞拉改善了情報服務、警察和軍事行動。哥倫比亞的挑舋包括關系破裂,兩國跨邊界的貿易下降80%,使哥倫比亞的大量企業破產,由來自巴西和阿根廷的進口工業和農業產品替代。加劇緊張的措施和“消耗戰”的后果難以權衡,特別是對2010年9月26日重要的議會選舉的影響。毫無疑問,委內瑞拉在控制和調整美國資金對委內瑞拉國內的伙伴的重大影響失敗時,使其組織能力受到重大的影響。經濟的惡化已在對新的社會計劃的公共支出的限制中可以感覺到。一些高級官員的腐敗和無能,特別是在公共分配食品、住房和安全方面將影響選舉。

  這些國內的因素可能比美國採取的侵略性的對抗對選舉造成的影響更大。但是,如果親美的反對派在9月26日的選舉中在議會中的席位大幅度增加,甚至達到國會成員的三分之一,它將封鎖社會變革和刺激經濟的政策。美國將加倍努力向委內瑞拉施加壓力,目的是讓資金留向安全事務,以便減少社會經濟支出,委內瑞拉貧窮的居民佔查韋斯政府支持率的60%.

  至今白宮的政策建立在更多軍事化和實際上沒有任何新經濟的基礎上,它已經失敗。這鼓勵更廣大的拉丁美洲國家加強它們的經濟一體化,其証據是在今年8月初南方共同市場的會議上通過了新的關稅協議。這並不意味著美國和美洲玻利瓦爾聯盟之間的仇視減少。美國的影響沒有增加。相反,拉丁美洲為鞏固一個新的地區組織南美洲國家聯盟取得了進展,美洲國家組織是美國利用來實現它的計劃的組織。巴西將舉行國內選舉,右派的總統候選人塞拉正在力爭。在阿根廷、巴拉圭和玻利維亞,親美國的右派正在重新聚集力量,希望再次掌權。

  華盛頓沒有能夠理解拉美所有的政治階層從左派到中右被美國推動和促進軍事的選擇嚇壞了的政治領導人,他們反對將軍事選擇作為政策的中心因素,實際上所有的政治領導人都還記得令人不愉快的流流亡生活和過去美國支持的軍人政權的迫害。美國在哥倫比亞使用7個軍事基地正在擴大中間派民主政權和中左政權與白宮之間存在的裂痕。換句話說,拉丁美洲感受到了美國把對委內瑞拉的軍事侵略是它在南方的第一步,目的是擴大到其他國家。拉美國家正推動更大的政治獨立和市場的多樣化,這將削弱華盛頓孤立委內瑞拉的外交和政治圖謀。

  哥倫比亞新總統繼承前任烏裡韋的右翼模式,面對一個棘手的選擇:繼續成為美國與委內瑞拉的軍事對抗和制造不穩定的工具,其代價是數十億美元的貿易損失,和在拉丁美洲的孤立; 或者是緩和與委內瑞拉邊界的緊張關系,放棄挑舋的理論,使與委內瑞拉的關系正常化。如果是選擇后者,美國將失去它加劇緊張和進行心理戰的對外戰略的最后一個工具。對華盛頓隻留下兩個選擇:進行直接的單邊的軍事干涉,或是通過哥倫比亞國內的合作者資助一場政治的戰爭。

  查韋斯總統和他的支持者集中力量擺脫經濟的衰退,這是做得好的,懲治國家的腐敗和沒有效率,培訓社區和工廠的委員,讓他們在各方面都發揮更突出的作用,從提高生產率到公共安全。總之,委內瑞拉的安全面對美國帝國很長的和滲透性的觸角,從長期來說取決於支持查韋斯政府的群眾團體的組織的力量。

 (《環球視野》第319期,摘譯自2010年8月20日西班牙《起義報》)

http://world.people.com.cn/BIG5/1029/42355/13066051.html

厄瓜多爾:第三個美國贊助的政變:針對玻利瓦爾美洲聯盟(阿爾巴)的會員國

南美洲國家聯盟重申堅決反對本地區任何"政變企圖"

聯合國等機構確認委內瑞拉減少貧困取得的成績

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指控美國在拉美推動政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