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8日星期三

日本學者呼吁警惕美國“網絡帝國主義”

日本學者呼吁警惕美國“網絡帝國主義”
2010年07月28日12:01
來源:新華社

日本《朝日新聞》網站7月13日發表文章,題目為《警惕美國“網絡帝國主義”》,主要內容如下:

谷歌及其它美國互聯網公司革命性地改變了人們在網絡上收集、傳播信息及互相溝通的方式。這些網絡公司制造和開發的“雲計算”等網絡服務以及平板電腦等工具,為顧客和企業帶來了極大的便利。

曾任政府官員的慶應大學媒體技術研究學院教授岸博幸,一度熱衷於推廣互聯網應用,如今則呼吁人們警惕“美國網絡帝國主義”。

“雲計算”安全風險巨大

朝日新聞社:網絡帝國主義究竟意味著什麼?


岸博幸:我們日常使用的谷歌、雅虎、亞馬遜、推特等網絡服務,都是美國公司提供的。這些公司在各自領域裡建立起全球壟斷或主導地位,使得全世界網民對他們提供的服務形成了嚴重依賴。這些美國公司由此建立起全球化的系統,從而在互聯網上大把吸錢。我說的“網絡帝國主義”,指的正是美國對全世界網絡市場的統治。

朝日新聞社:但是這些服務使得人們的生活更加便利了,難道不是嗎?這又有什麼錯呢?

岸博幸:從國家安全的角度來看,比如說,一些人認為各國的糧食供應都應力保一定程度的自給率,避免過度依賴進口。那麼互聯網領域,這一事關信息傳播的重要基礎設施不也同理嗎?這涉及到國家安全問題,在關鍵的網絡服務上完全依賴外國公司難道不會帶來任何問題嗎?

朝日新聞社:說到國家安全問題,“雲計算”正在引起日本國內越來越多的關注。日本一些中央及地方政府機構和大型企業已經開始使用美國公司提供的“雲計算”服務。這會帶來什麼隱患嗎?

岸博幸:我很好奇這些中央及地方政府機構,還有那些企業,是否意識到了將關鍵數據存儲於海外匿名服務器上的安全風險。他們是否充分了解服務器所在國的法律呢?某些國家允許人們通過此類服務器獲得機密信息。這方面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美國2001年《愛國者法》授權當局可以自行獲取服務器數據。

在我被政府借調到一家國際組織期間,曾目睹智能機構(通過服務器)獲取各種各樣的信息。很多人無需掌握黑客技術就能做這些事。對一個公司或組織來說,在毫不了解內情的前提下,將機密信息交給掌握“雲計算”服務器的人是不計后果的行為。你使用這些服務時,根本無法排除有人未經許可接觸數據的可能性。美國聯邦政府立法規定,為聯邦政府提供“雲計算”服務的公司必須將服務器設置於美國本土大陸,即使夏威夷都無法避免風險。

朝日新聞社:美國政府不允許“雲計算”服務器設置在夏威夷嗎?

岸博幸:是的。這反映出美國自身對信息安全的敏感性。我希望日本中央及地方政府機構、企業都能認識到“雲計算”服務的潛在風險。這是互聯網領域的現實。

盡管如此,“雲計算”本身是一種非常便利的服務,具有增長潛力。我希望日本公司能夠在本國建立數據中心,向市場提供安全便利的“雲計算”服務。我認為政府應該提供諸如減稅或補貼等政策支持,以鼓勵國內這類服務的發展。

互聯網市場被美國扭曲

朝日新聞社:美國網絡公司還深刻改變了圖像、音樂和文章等內容的傳播方式。你對他們在這一領域所起的作用也是持批評態度的嗎?

岸博幸:這些公司自身並不創造內容,但通過向市場免費提供別人的內容產品獲得快速增長。這些公司通過掌握龐大的用戶群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網絡廣告投放,從中獲得巨額利潤。目前在英國,一般企業在互聯網的廣告開支已經超出電視廣告的總量。

傳統的文化和媒體等內容產業的經營,需要投入高額成本,廣告收入原本是其重要的收入來源。當用戶習慣了免費的網絡服務時,就不再願意為內容付費。這種運營模式為全球內容制造商及傳統媒體帶來重大打擊。在21世紀的“網絡帝國主義”中,形成了新的剝削者和被剝削者。

朝日新聞社:但這是一個自由市場中由消費者做出的自由選擇。難道這不是經濟發展不可避免帶來的合理結果嗎?

岸博幸:在市場理性的前提下你可以這麼說,但互聯網市場是被扭曲的,它的整個體系和規則都是有利於美國網絡服務公司的。一個典型的例子是,美國知識產權保護法規定了要“合理使用”內容產品,美國法律也規定網絡商必須通過設置於本土的服務器提供服務。谷歌公司在未事先獲得授權、未支付相關費用的情況下,大量拷貝鏈接全世界報紙雜志的內容,吸引了大量用戶。在互聯網上非法下載和內容共享司空見慣,而在真實世界裡,這就是偷竊。自由競爭是很重要的,但目前這種市場形成的競爭環境是被扭曲的。

政府應對網絡加強管理

朝日新聞社:互聯網本應是不受政府管制和干預的自由空間。你是否認為政府應當治理網絡服務市場?

岸博幸:是的。當市場無法保証競爭者的公平性,也無法為市場之外出現的問題提供有效解決手段,例如全球變暖問題,這種情況下市場就失靈了,需要政府的干預。傳統文化和新聞產業的日漸衰落明顯昭示了市場失靈。

歐洲已經在此方面採取了一些值得關注的措施。比如說,德國政府擬立法阻止網絡服務公司無償使用國內媒體內容。法國和英國擬立法打擊非法下載,以整頓國內網絡市場環境。

朝日新聞社:為何這種情況至今尚未引起日本國內的重視呢?

岸博幸:許多日本的互聯網專家更關心互聯網的技術層面。當一項新的網絡服務誕生時,他們可能普遍關注其新功能和運用,很少看到其對經濟和社會的負面影響。新聞業從自身角度出發,主要關注的是媒體應該並將如何改變。

朝日新聞社:網民是否也對新美帝國主義的崛起負有責任?

岸博幸:不,網民有權追求便宜便利的服務,不應為“網絡帝國主義”的產生負責。但在國家層面,日本應像看待外國公司完全佔領汽車市場那樣,高度重視外國網絡公司對市場的壟斷。

當我擔任官職時,我曾熱衷於推動互聯網發展。我將所有精力都放在如何在日本推廣新的網絡服務,而沒有認識到其中存在的問題。這正是目前國內通信產業及工業機構的通病。

我現在呼吁人們警惕網絡帝國主義,部分原因也是出自對我過去行為的懊悔。目前這種情形如果不能迅速得到改變將會更加惡化。

http://world.people.com.cn/BIG5/1029/42356/12274743.html

新一代信息網絡技術雲計算路漸清晰

美帝已拉開中美戰爭的序幕:病菌、轉基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