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7日星期四

“天上人間”水有多深

“天上人間”水有多深:“花魁”有多個高官電話
2010年05月27日08:09
來源:《新京報》

位於東三環邊的“天上人間”標牌。5月11日夜,這家“被神話”的夜總會,因存在有償陪侍被有關部門勒令停業6個月。樊甲山 攝

一夜之間,“天上人間”從天上,直直地被挑落凡間。

  5月11日晚,朝陽警方會同工商、文委等部門,對這家被稱為“北京最牛夜總會”進行突擊檢查。隨后,“因存在有償陪侍、消防安全等問題”,“天上人間”被勒令停業整頓6個月。

  此前的“天上人間”———這座坐落在東三環長城飯店一角的夜總會———充滿神秘,被人稱之為權貴享樂之地、紙醉金迷之所。裡面的消費據說是以“百元鈔票的厚度來計算的”,非平民所能企及。

  即便被查處的第二天,這家夜總會的保安也對前來“獵艷”的客人說:“(停業)用不了半年,過幾天就能再開。”

  對於這種說法,很多常客並不懷疑,他們相信“天上人間”的能力。

  但來自北京警方的消息稱,此次專項行動,對賣淫嫖娼、有償陪侍等涉黃現象“零容忍”,“發現一伙,堅決打掉一伙”。

復雜的股權

  即便是“天上人間”所在地、朝陽區麥子店街道的許多老居民,也不能清晰回憶起“天上人間”是什麼時候開業的。它的股權變更,也異常復雜。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天上人間”商標的申請日期是1995年11月29日。1997年5月14日,北京長泰歌舞廳有限公司經國家商標局核准取得“PASSION”與“天上人間”中英文組合注冊商標。

  工商資料顯示,1993年3月,北京長泰歌舞廳有限公司以中外合資形式在京注冊。注冊資金200萬美元,有效期限自1993年3月至1999年3月。投資方為北京長城飯店公司和香港廣泰國際有限公司,廣泰國際法定代表人顯示為覃輝。該公司魯姓董事長為長城飯店方面委派。

  1999年9月28日,國家商標局核准該商標注冊人變更為北京長青泰餐飲娛樂有限公司。長青泰公司亦為中外合資企業,大股東為覃輝所掌控的北京卓京商貿有限責任公司,另一投資方為長德(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新加坡籍的林美峰。

  2005年前后,長青泰公司同意轉讓其名下股份,深圳某實業公司接替入主。日前,星美影業老總覃宏也曾公開透露,早在2005年,他與兄長覃輝就已經轉讓了‘天上人間’所有股份。

  其后,“天上人間”的商標先后出現多次轉讓。首次轉讓於2005年11月8日完成。第二次轉讓申請完成於2007年5月。第三次轉讓完成於2008年7月。第四次轉讓完成於2009年11月。據了解,目前商標申請人是一家名為“石本”的北京投資公司,該公司獲得“天上人間”商標至今最多隻有幾個月。

  而另據記者調查,“天上人間”目前的實際經營者,為“北京賽華名豪餐飲娛樂有限責任公司”。據其營業執照顯示,該公司成立日期為2001年6月,注冊資金3000萬。

水有多深?

  “沒有人知道‘天上人間’的水有多深”,許多人這樣表述“天上人間”的“后台”。

  有關“天上人間”的背景,網上傳言甚多。警方內部人士向本報記者証實了其中兩條的真實性:

  上世紀九十年代后期,北京某區公安分局副局長在“天上人間”消費時,因糾紛與保安發生爭執。該副局長遂將警方防暴隊召至。但令這位副局長大跌眼鏡的是,“天上人間”竟然也迅速調來了一支極其強力的隊伍,雙方劍拔弩張,最終,該副局長“未獲便宜”。

  2005年,所謂的“天上人間頭牌花魁”梁海玲,遇凶身亡。時至今日,有當時參與調查的警方人士向本報記者稱,盡管案件至今未破,但依然能夠記得,在該“花魁”住所,除查獲千萬之巨遺產外,還有多個外省高官電話。


  “天上人間”的背景,由此可見一斑。

  一位知情者稱,如此背景,在於它多年的人脈積累。來此消費的常客,非富即貴。

並未查獲賣淫嫖娼

  5月11日夜,警方從位於朝陽區的四家頂級娛樂場所內,共查獲有償陪侍小姐557人,其中,118人出自“天上人間”。

  在坊間,“天上人間”有很多別號:“京城第一選美場”、“中國娛樂至尊”。這裡面的小姐陣容,一直被人津津樂道。

  20多歲、容貌靚麗、身材高挑,曾去那兒消費的何先生說,這是“天上人間”陪侍女郎的“統一標准”。

  在某外企員工何先生的眼中,“天上人間”內的陪侍小姐,“(優點)絕不僅僅是身材”,他曾經受客戶之邀去過一次“天上人間”。

  何介紹,“天上人間”的陪侍小姐,和他去別處的感覺不同,張嘴基本都是標准普通話﹔從不跟客人頂嘴,即使不高興了,也都是微笑著不說話,或者撒撒嬌。“別地的小姐沒文化,談吐一聽就沒受過多少教育,滿嘴的錢啊,房啊,衣服啊。“天上人間”的小姐會隨著客人的話題聊,‘能從電子科技,聊到歷史人文,甚至政治經濟,都能說出個一二三’。”

  根據有關消息,5月11日的警方行動,除了有償陪侍外,未在“天上人間”查獲到賣淫嫖娼行為。

  多位去過“天上人間”者稱,這種結果“可以預見”。

  在何先生看來,“天上人間”只是一個高檔消費場所,來者非富即貴,和一般娛樂場所不一樣,客人們都不會隨便作出非分之舉。“最多是喝酒唱歌時,順便攬著小姐的腰,或者是隨手把手搭在小姐的腿上。”何先生講,在他看來對小姐不過分有兩點,一是來這玩顯示著身份地位,“有身份的人碰小姐,不能像沒有教養的粗人”,再有“天上人間”的名頭誰都聽過,太過分了就怕會給自己找事。

  他們稱,限於身份和“天上人間”的規定,一般不會有人在此進行肉體買賣行為。

咂舌的消費

  何先生唯一的“天上人間之旅”,花費了五六萬元。

  雖然不是自己掏錢,但他仍然咂舌:一瓶普通的355毫升啤酒,價格七八十元,一杯雞尾酒200元﹔一瓶在普通酒吧最多2000元的“皇家禮炮”,在這裡需要5000元。

  此外,邀請何先生的客戶,給服務生小費,隨手從兜裡掏出一小疊百元大鈔,順手就扔了過去,“少說也得1000塊錢。”

  一位客人說,在大廳普通消費,也要7000多元。

  有的陪侍女可以出台,她們的坐台費約在500到1000元之間,出台費則為3000到5000元。

  陪侍女“草莓”(化名)向本報記者証實,她自2003年到“天上人間”,“隻坐台不出台”,每晚收入在1000元左右。兩年后,她花36萬元在老家給父母買了一套房。

  經常去“天上人間”的客人李冰(化名)說,去一次“少則數萬元,多則幾十萬”,“這裡花幾十萬很平常,幾乎天天都有”。

  在何先生看來,前來消費的“非富即貴”,“要麼特別有錢,要麼不用花自己的錢”。對於這種畸形高消費之處,他在“享受”之余,也為之心痛。

  中國社科院農發所社會問題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於建嶸認為,“天上人間”運營涉及涉黃違法、高消費兩個方面。對於有償陪侍等涉黃行為的長期存在,他表示,“不相信相關監管部門不知道,而是沒有加以認真對待,積極查處。”

低調查處高調宣傳

  一位長期從事治安工作的警方人士稱,此次查處,是北京警方近十年來,在同類行動中“聲勢最大、打擊力度最強”的一次。

  據悉,行動當日,從事先布置、力量配備到具體分工,突查行動高度保密。當晚,為防走露風聲,參與辦案的人員統一關機,事先許多警察並不知行動計劃。

  與行動的低調不同,事后,警方高調宣傳。

  官方稱,存在有償陪侍和消防安全隱患,是“天上人間”被勒令停業的主要問題。6個月的停業整頓期,是此類處罰的最高上限。

  消息甫出,輿論爆棚。

  央視著名主持人白岩鬆評論稱:這屬於向某種特權進行堅決的挑戰

  另有觀點稱,這是北京市公安局新任局長傅政華上任后,燒的“第一把火”。那天,是傅政華履新第74天。在4月11日啟動的北京警方打擊賣淫嫖娼專項行動中,傅親自挂帥。

  警方的消息稱,此次專項行動,是深入貫徹市委、市政府構建“世界城市”、創建“首善之區”的要求。

  另一個背景是,之前,中央綜治委3個工作組赴京津滬渝穗五地暗訪檢查,檢查的結果之一是:“尤其是個別地方……‘黃、賭、毒’違法犯罪活動仍較為猖獗。”

  不過,依然有人觀望:真的能關半年嗎?再營業,就一定沒有有償陪侍了嗎?

  (記者 田北北 孟祥超 劉洋 李天宇 甘浩 林阿珍 張寧 李超)
http://society.people.com.cn/BIG5/8217/11706420.html

台金牌運動員變"淫媒"始祖 自曝"拉皮條"逾十年
2010年05月26日14:08
來源:中國台灣網

據台灣《中時電子報》報道,根據島內周刊報道,高雄市明正小學體育老師林建佳,遭爆料假借游學、觀光之名,招攬台灣女子赴澳大利亞賣淫,賺取中介費牟利。林建佳聲稱中介賣淫已有十多年,期間還“帶過”跨區域中介淫媒“陳太太”,是跨區域中介淫媒“始姐”。

  報道稱,一名自台灣到澳大利亞開設妓院的讀者向周刊爆料:“從台灣到澳大利亞游學的女學生,很多都被誘騙下海賣淫,生活過得生不如死,而中介賣淫者,有一位竟是在高雄小學服務的林老師。”經周刊查証后証實,十多年前就已有台灣女子被誘騙到澳大利亞賣淫,且居中牽線的就是林建佳。

  報道說,大部分被誘騙到澳大利亞賣淫的台灣女子,根本不知道是要來妓院上班,多數都是因為后來生活有問題,才被迫簽下賣淫同意書。中介為防止受騙的台灣女子落跑,常以引誘吸毒控制,根據報道,多數在妓院上班的台灣女子都有毒癮。且根據澳大利亞法律規定,性產業業者不能拒絕有性病的客人,因此,妓院竟設有“性病組”,由已染上艾滋病的女生負責接客。

  據了解,林建佳除了具高雄明正小學體育老師的身份之外,目前被借調到左營訓練中心擔任體操培訓隊教練,還是中華台北在體操國際賽中,首位拿下金牌的運動員,借調期滿后,將再回明正小學繼續當老師。
http://tw.people.com.cn/BIG5/14812/14875/11702235.html

京郊惊現“天上人間日總會”
2010-06-01


北京出來個“王立軍”?

沒有留言: